浙江高级法院发出正义之声 吴燕青冤狱案初露曙

2007-08-16 11:24 来源于:人民监督网 | 作者:记者 朱瑞峰 | 浏览:
【人民监督网讯】2007年5月8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高层发出了正义之音,受害人吴燕青接到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高层领导打来的电话,高级人民法院领导和蔼的对受害人吴燕青说:
    【人民监督网讯】2007年5月8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高层发出了正义之音,受害人吴燕青接到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高层领导打来的电话,高级人民法院领导和蔼的对受害人吴燕青说:就是淳安法院打你了,我们和淳安法院好好地沟通了一下,可能这个事情的话,叫他们主动来找你,估计近期会和你联系,这个事情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妥善弄好。
 
                           附:  受害人吴燕青艰辛维权历程
                     
                            作者:吴燕青
 
    2003年7月29日,淳安县法院执行二科执行人员郑红进等四人(未出示证件未着制服),到我经营的新顺地饭店口头传唤在此打工的吴念丽,吴念丽因故不肯去,执行人员马上就要拘留吴念丽,并当场填写《司法拘留决定书》。我与执行人员据理力争,执行人员就强行将我拖上车带到淳安县法院执行三科。在车上,我因对执行人员的行为不服和害怕就挣扎着要下车,结果被法警余国樟打了二巴掌。带到法院以后,我被执行三科科长姚春妹等人殴打,致“尾一椎骨骨折、左颜面部、腰部软组织损伤,构成拾级伤残。”当天,我和吴念丽被淳安县法院分别被司法拘留15天和7天。12月5日,我被临安市法院以妨害公务罪的名义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在我拘留期间,我丈夫根据了解的情况,到淳安县法院先后找到副院长胡峻、院长程建飞,并在院长接待日向副院长刘忆淳反映执行人员违法执法,滥用职权,殴打我的情况。胡峻说法院执法不会有过错的。刘忆淳说要向院长汇报。程建飞说:“你是不是工商部门的,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实事求是,到处告来告去。我们法院的人是不会打人的,如果打人的话饭碗都没有了。”我丈夫小心地辩解道:“我没有告来告去,我只是向你们法院反映情况。”程建飞说:“反映情况是可以的,但要实事求是。”意思是说我丈夫一点也不实事求是。他根本就听不进我丈夫的半点的意见。程建飞的口气完全是一副流氓相,根本不象一个有文化有休养的人,也根本不象一个人民法院院长说的话。我丈夫气得没办法就无奈地走了。我丈夫心里想这是人民法院院长,他心里怎么没有老百姓,他到底是个什么官,为什么老百姓反映情况都不愿意听。
 
    拘留出来以后,我和丈夫因害怕打击报复而不敢上访。我们想,如果不继续追究我的话那就算了,就算接受一个教训吧。谁知8月底,淳安县公安局刑侦队童献国叫我们夫妻到刑侦队去一下,去了以后,童叫我们办取保候审手续,并说我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还要走司法程序,还说我们太吃亏了。我们夫妻听了以后很紧张,并觉得再不能坐以待毙,而要行动起来主动去告淳安县法院有关人员的违法乱纪行为。
 
    我写了控告信,并寄到省、市、县委、政府、人大、政协、妇联、纪委、政法委、公、检、法、市效能投诉中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部门,以及省、市、县上述部门的相关领导一百多封。我还上门到淳安县的人大、政法委、妇联、纪委、检察院、公安局、县信访局等部门上访。结果是徒劳。又到省、市委信访处、人大、政法委、纪委、妇联、法院、检察院等部门上访,结果又是徒劳。但我心里真不敢相信难道还真会判了我不成,心里想是心里想,但淳安县法院是不会心慈手软的,他们想尽一切办法,终天,淳安县法院胜利了,临安市法院判了我一年的有期徒刑,杭州市法院维持原判,杭州市检察院不予抗诉。天哪,这是什么吃人的社会啊,文化大革命的冤案还不够吗,还要在科学发达的21世纪,和谐法制社会的今天,法律部门相互联合,明知道我是一个满身含冤的弱女子,却偏要判你没商量。
 
    我们夫妻被这天大的冤枉震得是真不想活在这世上,法庭上我们夫妻是哭得泪人一双,丈夫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妻子含冤被国家的执法部门用手拷拷起来带上囚车;妻子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将要和自己活生生地离开一年不能相处。世上那有比这生离死别更痛苦的日子啊。自此之后,我们夫妻二人不约而同的心里想法就是,不把此冤翻过来誓不为人。于是就走上了慢慢申诉控告路。真是漫漫上诉路,一把心酸泪。又有谁知,我们夫妻为此事流了多少泪啊。判决后,我丈夫和律师问审判长张正谋为什么会判得这么重,张说他们院长说我们到处告来告去,不判实刑还行吗。本来是要判一年半的,后来才决定判一年。天哪,告状也告出了罪,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但是,谁不知道民告官比登天还难!这官司注定要打不知多少年。但不管多少年,只要我们夫妻还没有死,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会停止告状。
 
    在监狱里,我每天含着眼泪,并用我那小学还没有毕业的没有多少文化的显然是没有多少力气的但有顽强毅力的手,吃力地写着控告书、上诉书和申诉书,力争自己的人权返还。我丈夫在家里那就更是度日如年承受无比的痛苦,他既要上班做好工作面对世人,又要带好孩子管好家庭,还要每个月来探监安慰我,更重要的是要怎么样为我的冤案去申诉和控告,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我们的精神压力很大。自从我坐牢以后,我丈夫先后到省、市法院、检察院、省、市委信访处、人大、政法委、纪委、妇联,去为我申诉和控告不计其数,并不定期地寄申诉书和控告信。但一直是毫无音讯,没有进展。
 
    刑满释放以后,我和丈夫又多此到有关部门申诉和控告并寄上访信,但照样是没有一点结果。
 
    从今年1月开始,我和其他含冤的人联名多次到县人大去上访,请求人大的监督,人大答复我的控告书已转县政法委,我跑去找政法委书记蒋建安,但没见着,只把材料交给他秘书,秘书说蒋建安已签过字转到县信访局,信访局说已转县法院罗鑫院长。不知罗鑫会怎么处理。这真象一个高级邮电局,把控告书转来转去又转到法院去了,法院是最后的收件人!
 
    我还一直向全国各大媒介投诉,以求得媒介的帮助,《人民监督网》为人民申张正义,不顾重重压力,大量报道关于我的真实材料,不愧是人民的保护神。
 
    但我到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县委、县府、县政法委去发《人民监督网》刊登的文章后,却遭到了打击报复。淳安县政法委副书记汪孝群(2003年时淳安县法院分管执行的常务副院长)说我发文章是违法的。2007年3月13日上午,淳安县司法机关在汪孝群的支持下,动用司法资源优势,对我进行打压。淳安县公安局城区派出所,以我涉嫌诽谤为由进行传唤、恐吓,并声称是县政法委叫他们调查的。还到县委、县府等地方调查我发放文章的具体情况。不知要哪一年才能翻冤???
 
 

责任编辑:rmjdw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人民监督网郑重提示:
    请你记住,无论你身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哪个角落,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随时都是你坚强的后盾,请你记住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规定: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的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法律,发布的言论应符合法律。
评价:

X
分享到微信

友情链接

央视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中国纪检监察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新浪网 新华网 人民网 法制晚报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报 观察者 新京报 今日头条 腾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