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官场“大地震”

2006-09-12 21:14 来源于:法制方圆 | 作者:李根 | 浏览:
樊甲生被“双规”,是继郴州市原副市长雷渊利、原市委书记李大伦官场震荡之后,再度倒下的一张多米诺骨牌。雷渊利曾在受审时感慨,“在郴州要数贪官,我算小的,只能排在第1
     三名高官相继落马  158人被查

    (法制方圆特约记者 李根发自湖南郴州)郴州——湖南南部一个富饶而美丽的城市,被称为广州的后花园。7月下旬,热带风暴“碧利斯”侵袭郴州,这个城市经历了一场五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雨。当郴州灾区还沉浸在悲伤之中,没有来得及喘息之际,“格美”又带来了倾盆大雨,郴州市区再度进水。没过多久,又一场“地震”撼动当地官场的消息传出,郴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樊甲生等人因涉经济等多种问题被“双规”。郴州市国土矿管局党组书记杨秀善等官员及一些当地商人也被调查,此时,李大伦的经济案件共涉及到158名党政干部和商界人士。

    樊甲生被“双规”,是继郴州市原副市长雷渊利、原市委书记李大伦官场震荡之后,再度倒下的一张多米诺骨牌。雷渊利曾在受审时感慨,“在郴州要数贪官,我算小的,只能排在第12位。”如今看来是一语成谶。
                                  “三玩市长”玩出惊天巨案

    2003年12月,郴州市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件,郴州市政府副秘书长肖鹏金在郴州某宾馆内遇害,也正是因为这一桩离奇的杀人案牵出了轰动全国的“住房公积金案”。

    据湖南警方透露,肖鹏金被害当天,时任郴州市住房公积金中心主任的李树彪也住在郴州宾馆,肖曾去过李的房间,因而李树彪被专案组列为嫌疑调查对象。当专案组调查人员找李树彪核实情况时,早成惊弓之鸟的李树彪将自己挪用1.2亿元住房公积金豪赌事件和盘托出,并由此牵出了其“顶头上司”——原郴州市副市长雷渊利。

    雷渊利在郴州“名气”很大。一是他在郴州能指名道姓的情妇就有9人;二是早在他任永兴县委书记的时候搞了个“人民大会堂项目”。该项目效仿北京的人民大会堂,除一大礼堂外,还为全县20余个乡镇各单设一间会议厅,工程款则由各乡镇承担。 也许是“人民大会堂”项目为雷带来了政绩,2002年,雷调至郴州市任副市长,主管城建、消防、公安等工作。

   2005年4月,雷渊利东窗事发后被“双规”。雷在一封“忏悔书”中说,“人家背后议论我是‘玩权、玩钱、玩女人’的‘三玩’干部,我认为名副其实。”2005年,雷在长沙市一次受审时感慨,“在郴州要数贪官,我算最小,只能排在第12位。”

   今年9月5日,雷渊利因用利用职务之便,在承揽工程、解决政策优惠等方面贪污及受贿700多万元以及挪用公款2650万元被长沙市中院一审判处死缓。那么,是雷渊利牵出的李大伦和樊甲生?雷所称的其他贪官又是哪些?记者从长沙市中院一审审结的情况看,并无发现蛛丝马迹。但9月6日,记者从湖南省检察院一位官员处获悉,“雷案与李案有一定的关联性。”

     2005年8月28日,《郴州日报》周末版整版刊登了披露李树彪的《豪赌贪官的末日》报道,文章背后便是李大伦的散文《难得清醒》。李在文中发出“人要清醒地活着”的喟叹,似是有意撇清与其的关系。

                                                                      民兵营长投机钻营扶摇直上
 
    8月27日,在一知情的带领下,记者来到老郴州市政府大院,找到了原资兴县委副书记赵存科。“樊甲生是坐直升飞机登上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的宝座的。”得知有人来调查樊的事情,赵老很乐意说出樊的故事。现年52岁的樊甲生出生在资兴市兴宁镇光明村,早些年代樊在光明大队担任民兵营长,在那个年头他就有想当大官的念头。

    尽管赵存科已是80高龄的老人,但精神抖烁,谈起樊甲生的故事,他却是激情洋溢,仿佛有说不完的话。樊年轻的时候比较能干,集体出工总走在前面,在大队的组织能力也很强。看到樊为人正直还有些才干,公社干部任命他为大队民兵营长。对于民兵营长一职他不是很满足,总想通过参军的途径走出农村,经过公社干部为其做思想工作被留用农村干部,并承诺让他当任新宁城关公社不脱产的副书记。后经过党校的培训樊如愿以偿地踏进了政府机关的大门,当上一名国家干部。

    此后,樊甲生在官场的仕途上满面春风,一路走好,由于樊在官场的各种关系都处理得很“恰当”,终于被领导重用,帮他直接从新宁城关公社调到郴州地委办公室工作。
    
    1986年,郴州地委决定让樊随同工作组到安仁县搞调研,后被安仁县留用并任该县委副书记。从那个时候樊就开始刻意包装自己,头发染得溜青,疏得溜光并加发油,走路像戏台上穿龙袍的迈慢方步,随之,讲话的腔调也开始变了,在百姓的面前开口就象在台上作报告。由于樊在交际方面比较有“能力”,他在安仁县相继被提拔为常务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等职。2003年,原市委书记李大伦将其提拔进入郴州市委常委班子。据接近调查组的人士称,在此期间樊甲生多次向李大伦等人行贿。

    在赵存科的印象中,樊是一个不学无术、善于投机钻营的人。对于樊后来能够爬上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的宝座,这对赵以及众多郴州官员都驳感意外。

                                                                           市政工程念出“腐败经”

    李大伦治理下的郴州,一些市政工程迅速确立并上马实施。李好大喜功,是一个“唯工程论”的官员,市政府某些重要官员甚至分领了各自的“工程项目”。 

    李大伦在郴州主持开发了武陵广场、兴隆步行街、市政府移建工程等一系列大工程。并且鼓励各县大搞此类工程,每个县搞一个试点。在这一系列工程建设过程中,李大伦把家乡常德的建筑队伍带入了郴州的建筑市场。常德人一进入郴州,即击败郴州本地的建筑公司承包到很多重要工程,如北湖区政府搬迁工程、兴隆步行街改建工程及桂阳四大班子移建工程。当地建筑业人士称,这些工程承包的背后即是李大伦。为了给这些工程撑腰,李大伦在一次全市工作大会上喊出“谁影响城市发展一阵子,我影响他一辈子”的口号,此话后来因“嘉禾拆迁案”而被国人所知。

  据联合调查组的消息,常德籍商人垄断了郴州大部分城建重点工程,而这正是李大伦的“政绩”所在。

  2003年开工的郴州下辖的桂阳县四大班子移建工程,就由常德籍商人盛励生承包。这个工程,预算由初期的1.6亿元骤增至2.3亿元。如此钓鱼工程令桂阳财政十分吃紧,但在李大伦的干预下,县政府挪用近千万元退耕还林款,并向银行贷款800万元,另“号召”党政机关个人贷款1万元左右,方支付移建工程费用。

  2005年8月,樊甲生等人打着“为提升郴州的城市品位,加快推进郴州信息化建设的步伐”的旗号,在五岭广场兴建了面积约200平方米的超大全彩电子显示屏。光兴建显示屏这一项工程樊甲生等人从中获利400多万。而后,樊将所得的“好处”分给李大伦妻子陈立华数十万元。

    电子显示屏投入使用后,郴州当地媒体对其做了简要公开报道,但报道一直没有提该项目整体工程建设投资费用情况。

    “这个大型显示屏原价是180多万员,但到结算时竟然支付了660多万元。”8月27日晚上,陪同记者来五岭广场采访的郴州某官员用右手指着显示屏气愤地说道,这个显示屏表面上是市委、市政府的决定其实就是樊甲生与某些领导为捞巨额回扣而策划的。
                        
    这么高的费用有谁来承担呢!据郴州当地的记者介绍,大型显示屏由郴电国际(45%股份)、市广电局(25%股份)、郴州电广宽带信息网络有限公司(30%股份)共同投资组建郴州辉煌电子传媒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辉煌公司)。显示屏由深圳市全美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承建,于2005年9月竣工并投入使用。至于费用当然是由辉煌公司全额支付了。

    “目前,按显示屏的广告业务来算,辉煌公司要想收回660多万的投本是很难的,”郴州一官员是这样认为,由于是樊甲生在插手这项工程,辉煌公司只好坼东补西,有苦也难言。

     得知樊甲生被“双规”的消息后,市广电局有些领导似乎有些得意。

                                                                                封杀舆论监督花样百出

     李大伦等人的腐败行为搞得郴州市冤声载道,上访的、向新闻媒体投诉的群众一个接一个。为了避免新闻曝光而引起上级有关部门领导注意,李大伦指使樊甲生对负面报道进行封杀。李还多次在会议上强调:“把正面报道搞上去,把负面报道压下来。”因此,近几年来,封杀媒体的故事在郴州多次上演。

     2004年3月,《当代商报》报道了郴州市桂阳县民营企业家李民主的遭遇后,在当地一时掀起轩然大波。不久,市纪委与宣传部联合下发《关于接受媒体采访、提供新闻线索及新闻发布的有关规定》的文件,并将文件发传真到湖南省各大媒体,文中指出为切实加强和改进突发事件的新闻报道工作,控制市外新闻媒体的恶意负面炒作,凡是来郴州采访的记者一定要经过市委宣传部门同意或陪同采访。

    2005年9月,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来郴州检查煤炭安全工作。此前,政府就有官员就将这一消息“透露”给各煤矿。在宜章县骑田林场近百家非法煤矿得知“情报”后,立即将通往煤矿的公路用大型铲车挖断。湖南某法制报的记者得到当地村民的报料后,经过报社领导的同意来到被挖断公路的地方进行暗访。看到有人在挖断公路的地方拍照,煤矿老板立即向宣传部门进行汇报,记者的采访还没有成稿,宣传部门就打听到来访者是哪家媒体的。次日,樊甲生派手下数名官员驱车赶往省城长沙,找这家媒体的领导进行“沟通”,后来这个报道胎死腹中,这名记者也被报社停止录用。

     比这位记者遭遇更惨的是宜章县浆水乡农民黄元勋。他因多次向媒体举报非法煤矿的事情,结果被宜章县公安局以“散布谣言”的名义将其拘留15天。宜章县公安局某领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黄多次用电话向省安监局及新闻媒体举报,造成省市安监部门多次来宜章调查,是散布谣言、影响煤矿工作秩序。

     黄从拘留所出来后还多次接到恐吓电话,今年4月,他还得到一个可怕消息:有人要花10万元将他“做掉”。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向省委书记张春贤寄了遗书,遗书寄出后得到张春贤的高度重视和各大媒体的广乏关注。一时间各大媒体相互转载黄元勋的事情,媒体炒作之后也得到中央领导吴官正的批示。吴官正批示后不久,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被宣布“双规”,随之,撤消一切职务。在郴州当地有一种说法,李大伦是被黄元勋推下马的,但在郴州有些官员则认为黄元勋向省委书记寄遗书和李大伦被规纯属一种巧合。

     此前,樊甲生得知《南风窗》杂志要刊登宜章县荣福煤矿摧毁粮田以及拖欠当地200多村民90多万元装卸费的报道,他立即派市委外宣办几名工作人员连夜赶往广州进行“沟通”。 谁知道《南风窗》杂志社不吃这套,当天就将这稿发了出来。

    李大伦被查后不久,在樊甲生的主持下,郴州市委宣传部下发了一个“三不准”文件:即不准给外来媒体提供新闻线索;不准接待外来媒体记者;不准与外来媒体记者串联、合作等。下发对象包括郴州市直单位、新闻机构及各县区机关。

                                                                         做工程,开矿山,发大财

    据查,樊甲生分管矿山时,其亲戚和属下都靠着樊手中的大权攫取私利。今年43岁的周湘安原系安仁县电力局局长,后在樊的栽培下,当上了副县长。樊甲生升任市委常委后,周主动离职,随同樊来到郴州,在市内开办了一家大型豪华足浴店,随后,利用樊甲生掌管矿山大权,周先后在永兴县塘门口镇开办了4个矿。随后,周又将这些办矿手续高价转让,获得巨额回报。

    今年2月14日,宜章县荣福煤矿发生冒顶事故,一名工人死亡被恶意瞒报。由于黄元勋的举报引来了各路记者以及省里各相关部门的关注,后来煤矿的各种证件被没收。但是,荣福煤矿并没有因证照没收而停产,郴州政界许多官员私下议论,这是樊甲生和曾锦春在暗中鼎立相助。

  此外,樊甲生的妻弟也依仗其姐夫的权势在资兴市境内开办了两家煤矿。矿山成为樊甲生牟利的来源,在樊甲生升任市委宣传部部长时,仍没有放弃这块“肥肉”。

  过去以李大伦为靠山大发横财的商人,如今也和李一起倒下。7月5日凌晨,湖南省纪委规定主动交代问题的最后期限。黄兆林夫妇的侥幸心理也戛然而止,他们是当晚被控制的第一人。

  对于黄兆林而言,检察院并不陌生。这位有着原郴州市交通局副局长、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多重身份的官商已经是二进宫。
  2005年10月2日,湖南省人大常委会日前通过相关决定,黄兆林收受贿赂35万元,许可检察院刑事拘留。此后,在检察院着手调查黄兆林时,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市委书记李大伦亲自批字,建议检察院免予刑事处理。

  重新获得自由的黄兆林在郴州市一名副市长亲自护送下,戏剧性地出现在郴运公司职工大会上,这名副市长在大会上宣布:黄案是司法定性错误。

  据当年侦办此案的两名检察官透露,李大伦之所以力保黄兆林,是因为李和黄的儿子都在国外读书,其费用均由黄来承担。如今查明的事实是,通过李大伦身边的另一名商人邢立新引路,黄兆林多次向李大伦行贿,以获得升迁回报。

  邢立新因此也从黄手中获得国际福云公寓、天龙汽车站等重大项目的承建。

    邢立新,43岁,常德人,曾是一名中学老师、出版过诗集、当过《常德日报》记者。因同样有着舞文弄墨的喜好与李大伦相识,1999年2月,李调任郴州市委书记,邢便跟随而去。靠着市委书记的靠山,邢开始接一些工程,数年间,赚了个盆满钵满,积累了上亿资产。目前,邢立新名下控制的公司包括郴州名锐置业公司、郴州和僖物业公司、长沙名锐实业公司、宝丰园实业有限公司等。

    据了解,永兴县幸福花园的开发商正是郴州名锐置业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800万元,邢立新及家人占480万元,长沙名锐实业有限公司占320万元。而长沙名锐的500万元注册资本中,李大伦的妻子陈立华持有75万元。

  在郴州,邢立新与李大伦关系过于密切,因而被多数人误认为亲戚关系。甚至邢被称为地下组织部长,某些官员升职都要通过邢立新引见打通关节。

                                                                       不买书记帐 民营收费站厄运连连

        湖南省道1842线连接湘粤两省,是世界第二大石墨生产基地和湘南产煤区唯一运输线。该路在桂阳县境内30公里原为沥青路面,常年失修导致路面破烂,严重威胁行车安全。修路已是迫在眉睫,但寻求上级拨款非常困难。桂阳县公路局、交通局征得县委、县政府同意决定效法广东引进民资修路。1998年2月,桂阳县公、交两局将30公里省道分段编制预算、做出设计向社会公开招标,但均流标。“因为都是要垫资,没有人愿冒那么大风险”县公路局老同志回忆说。

  桂阳人李民主、郭三勇站出来,称愿与两局联手组建公司将30公里省道改为水泥路,条件是建立民营收费站收回投资。1998年4月,县政府批复同意由县公路局、交通局组织筹建桂路公司。接着,湖南省首家民营经营性收费站经省政府批准设立,名为“桂路公司太和收费站”。

    投资始见回报,怪事却接踵而至。有人找到李民主,“你这么高的回报,不给大伦书记点‘好处’估计收费站难以生存。”“是政府找我们帮忙,用不着贿赂,县长县委书记曾经还天天请我吃饭呢”李得意地回答,我的收费站是省政府批准的,难道还怕他个市委书记不成?不是有谁投资谁受益的政策吗!然而,不听劝告的李民主因此生活发生了彻底变化。

    2000年11月1日,郴州市纪委将李民主等3人以“虚报注册资金”的名义“双规”了。他们连续7天受到通宵审讯,白天也得不到睡觉。20天以后,市监察局干部雷某对他们说交钱就可回家。李熬不住了,答应交钱。后来他们共交了50多万元的“违纪款”便获得了自由。
   
    2003年6月7日,桂阳县人民政府按上头的意思将‘太和收费站’强行接管。由此,李民主等人开始一边上访告状一边找媒体投诉。李、杨等人激烈上访引起了省高层领导周伯华、于幼军、孙载夫的注意。2003年7月底,湖南省人民政府督查室会同省纠风办、省法制办、省交通厅、省财政厅等七家单位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桂路公司事件”进行调查。

    联合调查组指出:郴州市纪委和桂阳县政府一些做法应予纠正;一、正本清源,还桂路公司私营企业本来面目;二、退还扣押公司的财产帐目;三解除对太和收费站的接管,接管人员从收费站退出,恢复收费站经营权。

    2003年10月17日,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给李大伦下发了关于解决收费站的函,函中明确要求郴州方面按省政府联合调查组的意见办理,并要求在同年11底将落实情况书面汇报于省政府。

    2003年11月29日,郴州市纪委、监察局拒绝认同联合调查组的报告,称“(郴州相关部门)一致认为调查汇报反映的情况与客观事实不符,结论是错误的”。曾锦春辩理,说在百般无奈之下,李民主爱人邓丽娟找到郴州市纪委书记省政府的联合调查报告为什么在郴州不管用!“省政府管不了我,媒体也炒不倒我”曾理气十足地回答,你能把我怎么样!

    就在李大伦被“双规”的前3天,还有人在挖苦李民主当初为何不听劝告。
   
                                                                            158人被查创下腐败之“最”

     8月9日,郴州市委宣传部长樊甲生接到湖南省委开会通知,匆匆赶至长沙,下车后即被专案组控制。8月11日即星期五下午,樊的妻子、妻弟及儿子全被省纪检悉数带走。次日下午,郴州市委大院的老干部注意到,两辆黑色小轿车再次驶进机关大院,办案人员当场从樊家搜出现金几十万元和数十条高档香烟等物品。9月1日,记者从该案一名副检察长处获悉,樊甲生向省纪委供述的涉案资金超过1000万元。

    据知情者介绍,自2005年5月至案发,樊甲生担任市委宣传部长仅一年,就找到了一条发财门道,被新闻界称为“矿难新闻灭火队”。有关人士称,当一些非法开采的小煤矿发生严重矿难事件后,樊甲生常常要求在第一时间对消息进行封锁,而后可获得矿山的干股或现金回报。

    6月19日,李大伦案情已经明朗。湖南省纪委和省检察院联合在郴州召开全市县处级干部通报会,针对李大伦案的表态是“四个特别”:即涉案金额特别巨大,作案手段特别狡猾,社会影响特别恶劣,案件性质特别严重。联合调查组规劝与李大伦有染的官员,在10天内主动自首,争取宽大处理。从即日起,最后期限为6月29日。由于交待问题的人数太多,络绎不绝,截止时间延长了一个星期。

    前来交代问题的官员被“匿名保护”起来,郴州市政法系统一名老干部告知记者,可以证实的买官者:有市人大、市公安局、市发改委以及桂东县至少4名官员……其中桂东县这名行贿者的2万美金用信封包着,尚未来得及拆开。“可能是李大伦掂量了信封厚度,觉得不够份量,被晾到一边了。”一官员认为。

     此前,李大伦夫妇共收受贿赂1325万元。另有党政干部以拜节、贺寿、出国、儿子留学等名义所送的600多万元,未计入贿赂总额当中。李大伦家庭存款3200万元,目前已冻结其中的3155万元,计为“巨额财产来历不明”。记者从有关部门得到证实,除樊甲生外被“双规”外,郴州市国土矿管局党级书记杨秀善,以及20多位民营企业家相继被查,波及当地党政干部、商界人士有158人,还有些被举报的官员正在查实之中。

  现在看来,这些“前赴后继”的腐败案涉案金额都将超过雷的数目。

责任编辑:rmjdw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人民监督网郑重提示:
    请你记住,无论你身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哪个角落,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随时都是你坚强的后盾,请你记住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规定: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的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法律,发布的言论应符合法律。
评价:

编辑推荐


X
分享到微信

友情链接

央视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中国纪检监察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新浪网 新华网 人民网 法制晚报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报 观察者 新京报 今日头条 腾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