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跪市长法庭谢罪

2006-06-22 12:15 来源于:方圆杂志 | 作者:秩名 | 浏览:
李信在1991年至2004年案发的十四年间,涉嫌收受40个单位或个人的约110余次贿赂,折合人民币达450万余元。
李信在1991年至2004年案发的十四年间,涉嫌收受40个单位或个人的约110余次贿赂,折合人民币达450万余元。

    分析李信的110余次贿赂行为,从涉嫌受贿的时间上看,多数行为发生在春节前后;行贿的方式从1991年开始的送现金,到2002年开始出现了购物卡、信用卡等方式;受贿地点多为家里和办公室,较为私密和隐蔽;有家人参与,其中一笔20万元的贿赂款由李信的妻子代收后转交给李信,有两笔共计2万元由李信的父亲代收经李信许可后留用;行贿者为谋取工程建设方面的利益而送给李信的财物,占李信涉嫌受贿总额的一半以上。

    2005年5月23日,潍坊市奎文区法院,“下跪市长”李信在这里受审。新华社是唯一在庭审中旁听的媒体。

    李信,山东省济宁市原副市长,因涉嫌受贿站上了被告人席。

    “我向全市人民谢罪,向父母亲友谢罪,向妻子、儿子谢罪。”据在庭审现场的新华社记者的描述,李信在法庭上表示了深深的忏悔。

    从检察院的起诉书中可见,李信涉嫌收受40个单位或个人所送的共计110余次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450余万元,时间跨度长达14年。

    下跪事件牵出贪官

    “我李信罪该万死,我不是人,我向李玉春全家跪头赔罪……”据称,这样的忏悔同样来自于李信,而当时的他尚处在仕途的浪尖,春风得意。

    2004年6月,上述忏悔以手写体的形式,冠名以《保证书》,被拍成照片在网上广为传播。《保证书》全文如下:

    “我李信(山东省济宁市副市长)向李玉春全家保证再也不做任何一点伤害李玉春的事,我对天发誓,如不遵守承诺违背誓言,再做一点坏事,就天打雷劈,如果我弟弟李峰(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公安局副局长)和畜生王兵(山东省济宁市中亿集团董事长)再做一点任何伤害李玉春的事。我李信心甘情愿接受李玉春全家制裁和法律的制裁。我如果再指使别人做任何一点伤害李玉春的事,就让我全家死光,断子绝孙。让我丢官丧命,不得好死,我2003年2月23日做了伤害李玉春的事,我李信罪该万死,我不是人,我向李玉春全家跪头赔罪,感谢你们全家给我一个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机会。”

    法庭上的李信表情复杂

     与《保证书》同时传播的,还有令人心惊的李信下跪的照片。时任济宁市副市长的李信,竟面带痛苦地数次向李玉春下跪!李玉春,曾经是李信的“合作伙伴”,自2003年3月开始,她以实名对李信涉嫌的不法行为进行举报。

    “济宁市副市长下跪丑态”的消息,不胫而走。李信,一个普通的地级市副市长,以如此形象广为人知。

    李信是山东省济宁市人,1954年生人,事发时的职务是济宁市副市长、济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

    此前,李信先后担任的领导岗位有:济宁市机械设计研究院院长、济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直至2001年起坐上了济宁市副市长、济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的位置。同时,他还是山东省十届人大代表。

    从起诉书来看,李信自1991年任济宁市机械设计研究院院长,便开始涉嫌接受现金贿赂。起诉书认为,李信利用了其自1991年至2004年间相继担任的上述领导职务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涉嫌收受或索取40个单位或个人送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50多万元。

    而李信涉嫌的这些问题,在下跪事件出现之前,均未暴露。

    下跪事件暴露的当月24日,李信被山东省纪委“双规”,同年7月26日被逮捕。该案由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终结,于2005年1月17日移送山东省潍坊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此后经退回补充侦查一次,2005年4月14日,潍坊市人民检察院向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信提起了公诉。

    5月23日,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潍坊市奎文区法院的法庭中,开庭审理了李信涉嫌受贿一案。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由一位副院长亲自担任审判长,潍坊市人民检察院派出五位公诉人出庭支持公诉,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两名律师出庭为李信提供刑事辩护。

    举报人的离奇遭遇

    有两个案件与李信一案纠缠不清——举报人李玉春的弟弟李登峰涉嫌故意杀人,而举报人李玉春则涉嫌包庇。举报人李玉春一家还未从原有的纠葛中解脱,又陷入了新的纠葛。

    据称,李信下跪的照片拍摄于2003年7月,其下跪的对象是李玉春,李玉春的弟弟李登峰也在现场。

    李玉春的名字在潍坊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上出现过一次:“被告人李信利用担任济宁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济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职务上的便利,为山东某某集团有限公司谋取拨付科研经费、贷款担保等方面的利益,2003年1月,通过上海岩昆经贸有限公司李玉春收受该公司董事长王某人民币200000元(此处隐去公司名称及董事长姓名)。”

    在检察院列举的李信所涉嫌的110余次受贿行为中,这是李信唯一的一次通过外人收受贿赂款项。其余皆为李信自己或其妻子等家人收受。由此可见,李玉春与李信的特殊关系。

    然而此后不久,李玉春就开始了对李信的举报,二人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转折。

    李信甚至下跪恳求李玉春不要举报他,并写下保证书,还拿出了100万元人民币的“封口费”。然而李玉春并没有停止举报行动,她将照片、“保证书”以及100万元巨款也作为证据提交给了有关部门。李信对此恼羞成怒。

    据李玉春的家人讲述,2003年10月,多次有人给李玉春一家打电话,要他们“交出照片底片和保证书”,并多次骚扰、威胁他们,李玉春的弟弟李登峰甚至遭到过不明枪击。为了摆脱骚扰,李登峰同意与对方见面,商量解决办法,但到了约定的地方后,却有5名陌生人上来挑衅,后又对其进行围攻。由于此前多次遭到过威胁,李登峰当时随身带着防身器具,打斗中将其中一人扎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2003年12月8日,李登峰被正式逮捕,罪名是“故意杀人”。

    此时,下跪事件尚未在媒体上公开,李信仍然在济宁市副市长的岗位上平步青云。

    2004年6月22日,下跪事件在网上公开不久,举报人李玉春即在北京被赶来的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公安局干警宣布拘留,理由是李玉春涉嫌包庇犯罪的弟弟李登峰。值得关注的是,据称,两天后的6月24日,其举报的对象李信就被山东省纪委“双规”。举报者与被举报者因为看似不同又似乎有着某种关联的事件,同时被调查。

    2004年7月8日,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登峰做出一审判决,判处李登峰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赔偿死者家属8万余元。因不服判决,李登峰于7月19日提出上诉。今年2月,当地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在李登峰案二审终审之前,2005年1月5日,李玉春因涉嫌“窝藏”李登峰被送上了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法院受审。

    李玉春被拘留和李信被“双规”仅相差两天,而李玉春涉嫌包庇案与李信涉嫌受贿案的开庭日期又出现了相差两天的巧合。李信涉嫌受贿案于2005年5月23日开庭审理,未当庭宣判;李玉春涉嫌包庇案于同年的5月25日开庭审,当庭判处李玉春有期徒刑五年。

    临邑县法院认为被告人李玉春明知李登峰实施了持刀将他人捅伤的行为而为其提供隐蔽住所、财物,帮助其逃匿,其行为已构成窝藏罪。被告人李玉春窝藏重大刑事犯罪分子,属情节严重。

    去年11月,李玉春的母亲思子心切,心脏病突发而死亡。一直关在看守所里的李玉春至今不知道母亲离世的消息。李玉春一家人的命运,因举报李信及后发生的一系列由举报而生的事件,走向低谷。

    解读李信受贿嫌疑

    下跪虽然形象不佳,但并不违法,将李信推上法庭的绝非是他的下跪行为,而是经检察院侦查的涉嫌收受或索取40个单位或个人所送财物的行为。

    在近万字的起诉书中,详细地罗列了李信利用了何种职务的便利,为哪些单位或者个人谋取了哪些利益,收受或索要的多少财物。在40个单位或个人中,有24个单位或个人涉嫌多次行贿,次数最多者达7次,同一行贿者时间跨度最长为9年。

    在40个单位和个人的110余次贿赂中,李信为他们在商品销售、结算货款,承揽工程、结算工程款、办理征地手续、减免国有土地出让金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的财物除人民币、美元外,还包括银行卡及购物卡、手表、白金项链等,共计折合人民币450多万元。

    从受贿金额上看,自1991年开始,李信的胃口越来越大,最大的一笔竟然达到了100万元,贿款装了满满一个纸箱。据称李信热衷于与“大款”打交道,多次为进区企业减免城市建设配套费,有的企业原本需要缴纳几十万元配套费,李信大笔一挥就免了,取而代之的是部分利益流入个人腰包。

    分析这110余次贿赂行为,从涉嫌受贿的时间上看,多数行为发生在春节前后;行贿的方式从1991年开始的送现金,到2002年开始出现了购物卡、信用卡等方式;受贿地点多为家里和办公室,较为私密和隐蔽;有家人参与,其中一笔20万元的贿赂款由李信的妻子代收后转交给李信,有两笔共计2万元由李信的父亲代收经李信许可后,留用。

    李信涉嫌受贿案由于牵涉的行贿人众多,可以预见此案将带出一系列的案件。以李信收受的最大一笔贿赂款100万元来看,通常向李信行贿的人是公司的负责人,为了谋取工程利益等等,然而这笔巨款却并非来自公司,它出自济宁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驻上海工作处的一位工作人员,该人为了谋取职务升迁和项目提成等方面的利益,涉嫌于2003年2月向李信行贿100万元,除此以外,他还在2002年6月送给李信20万元、2002年11月送给李信30万元,仅其一人就共计涉嫌向李信行贿150万元。

    李信一案的查办,绝不是终点。

    据旁听庭审的新华社记者报道,5月23日的法庭调查从上午9时一直持续到晚上7时。李信在最后陈述阶段,用半个多小时回忆了自己从小学到大学到成为国家干部的人生经历,想争取宽大处理的心情非常迫切。李信回忆道,自己的童年生活非常艰苦,白天上学,晚上还要帮着家里干活,小小年纪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大学毕业后,到济宁市机械设计研究院工作,而且也作出一些科研成果。那时,晚上经常把儿子放在办公室的地上睡觉,自己埋头搞科研。应该说,那个时候的李信,还是一位事业心极强的科研型干部。

    据公诉人说,李信的家庭也很幸福,妻子是他的大学同窗,儿子现在读博士,家庭收入也很可观。但是,手握大权之后,尤其是在认识了李玉春之后,李信的个人生活逐渐滑向了犯罪的深渊。

    “我向全市人民谢罪,向父母亲友谢罪,向妻子、儿子谢罪。”李信在法庭上表示了深深的忏悔。

    习惯于用忏悔来稀释压力和寻求解脱,李信的表白中,其心灵世界早已被贪欲腐蚀得千疮百孔。

    ●李信涉嫌收受的财物总额中,一半以上金额为谋求工程建设方面的利益,35%为谋求职务升迁方面的利益。这两方面成为行贿的高发区。

    ●李信涉嫌受贿的地点主要集中在家里和办公室。但以涉嫌受贿的金额来看,在办公室中收受的财物总额占63%,占据第一。

    ●李信自1991年至2004年6月的14年间,涉嫌受贿的金额逐年递增,从1991年的1000元,到2001年有了明显增长,达22万余元,而2003年仅一年时间就涉嫌受贿近200万元,贪欲直线上升。

责任编辑:rmjdw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人民监督网郑重提示:
    请你记住,无论你身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哪个角落,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随时都是你坚强的后盾,请你记住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规定: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的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法律,发布的言论应符合法律。
评价:

编辑推荐


X
分享到微信

友情链接

央视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中国纪检监察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新浪网 新华网 人民网 法制晚报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报 观察者 新京报 今日头条 腾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