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一副镇长公款赌博输千万 向母亲忏悔罪过

2006-06-22 00:20 来源于:中国职务犯罪预防网 | 作者:记者 韦文洁 | 浏览:
提拔受挫,对前途失望,从此喝酒打牌混日子,开创了中国副科级干部挪用公款豪赌之最。  

    提拔受挫,对前途失望,从此喝酒打牌混日子,开创了中国副科级干部挪用公款豪赌之最每当妻子提醒他别赌博时,谢便解释:“玩的都是小来西,几十块钱的把戏。”
    从“小来西”到豪赌,仅一夜之隔;从副镇长到囚徒仅一步之遥,谢昭金叱咤当地赌场,开创了中国副科级干部挪用公款豪赌之最。

    靠诱赌、放高利贷和抽头等方式,豪赌副镇长造就数个百万富翁。

    □ 李 辉 本报记者 韦文洁发自安徽淮南

    6月15日,一个望眼欲穿的日子。因为赌博,因为从镇长变成囚徒,在谢昭金心中,这一年半来的首次会见,不会给亲人留下比痛苦更好的滋味。

    头顶监舍的铁栅栏,哽咽着抹去脸上的泪水,谢昭金想到自己制造的这一场灾难,除了泪水,除了悲鸣,剩下的,就是在这个狭小空间里,静静回忆自己走过的“豪赌”之路,以及无尽的忏悔。

    从“小来西”的量变到质变
   
“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6月7日,当记者一走进安徽省淮南市第一看守所接见室,谢昭金便这样说。

    八九年前和记者的一面之缘尚记得如此清晰,刚过去不久,彻底改变了他一生命运的豪赌,如何能不让他刻骨铭心?

    在谢昭金的记忆里,这一切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从“小来西”到一掷千金的漫长过程。

    1990年5月,21岁的谢昭金从潘集区国土局调到泥河镇任土地管理员,很快就学会了打麻将,没事就到乡政府的同事家里玩两牌。

    当时谢昭金一个月工资120块钱,也就打个两块、四块的“小来西”,最多就输三四十块钱。而在区国土局时,他从来没有赌过钱。

    在泥河镇,当地群众都习惯上午办事,到了下午,镇里就空荡荡的,回家的回家,出去打牌的就出去打牌了。

    谢昭金的妻子在淮南市第四人民医院当护士,距他上班的地方四十来公里,隔天回家一次,基本上是两地分居。每当她提醒他别赌博时,谢便解释:“玩的都是小来西,几十块钱的把戏。”

    2000年春节后,在谢昭金眼中的这种“小来西”,终究发生了从量到质的变化。

    当时谢昭金从家里拿了5000块钱,又到舅舅家借了5000块钱,准备做米生意。晚上,当他同王军到王玉田岳父家喝完酒后,在和李明、王军、王玉田等人推牌九到夜里三四点散场时,他已经输掉了8万块钱。

    当输掉1万块钱时,谢昭金很着急。王军不仅安慰他,还借给他7万元扳本,谁知结果全部输光了。

    当天晚上回到家,谢昭金感到身心疲惫,特别难受,捂住被子大哭了一场。那时他一个月工资才三四百块钱,不知道到哪里去搞钱还债。后来老婆知道了,他就骗她说:“哪有这回事,都是人家胡扯的。”

    因为没钱还赌债,王军10天半月就到单位找他,有一天半夜还带了一大帮痞子到他家闹。甚至有两次,在路上拿着刀子威胁他:“这个钱你不还,我一要把你工作搞掉,二要把你搞残废。”

    谢昭金吓坏了,半年后,便悄悄从镇拆迁费里取出7万块青苗款,付给王军偿还自己的赌债。

    后来,谢昭金偶然从李明那里得知,那次赌博是王军下了套。

    而就是这次豪赌,不但没有让谢昭金离开赌桌,反而使他告别了“小来西”,成为叱咤当地赌场的风云人物,开创了淮南市乃至中国副科级干部挪用公款豪赌之最。

    靠副镇长豪赌造就一批百万富翁

    从2000年到2005年,谢副镇长豪赌输掉了 1270多万元公款, 400多万元借款。

    仅从2004年6月份至2005年1月,这短短的7个月里,谢副镇长平均一天输掉5万元。

    跟谢打麻将的孙博、阿北等一批人,最后都因谢的豪赌而成为百万富翁。而让谢感到迷惑不解的是,自己打麻将的手艺也不错,可总是输多赢少。

    可让人奇怪的是,谢和孙博他们赌博,似乎如出一辙地都是先赢后输。事后谢“总结”他们赢钱的方法,不外乎3种:诱赌(先赢后输,然后下套子)、放高利贷和抽头。

  诱赌

    2004年四五月份,谢在蔡家岗立交桥东边的一个煤场第一次见到孙博和徐飞,然后推牌九,赌注不封顶,玩了两个小时左右,孙博输了近20万,钱都输光了,谢赢了三四万元钱。

    而此后,见鬼的是,谢与孙赌博,屡赌屡输。

    2005年1月5日、10日,谢分别输给孙博一张50万和60万的现金支票。

    2005年15日在乡下一个小村子里,谢第一次输了32万元,第二次输了79万元,第三次也是输,一共输了140万元。孙具体一共赢了多少不清楚,只知道第三次他赢了117万。

    在此期间,谢去“金碧辉煌”推了两三次牌九,共输125万元,主要是孙博赢去了。

    仅在2005年1月一个月,在金茂酒店毛小明的棋牌室,谢共输给孙博现金和支票210万元左右。以至有时候孙的跟班宋继发愁,孙赢的钱金茂宾馆房间的保险柜都装不下,不得不把剩余的钱放在沙发后面。

    谢与孙博打牌如此,与其他人也是一样。

    像孙博赢谢的钱一样,阿北赢了谢100万元左右。

    王军至少赢了谢100万元……

    用这种先输后赢的方法,孙博们在和谢副镇长赌博后,都一跃成为百万富翁。

   爪子钱

    孙博们用先输后赢的方法,靠与谢赌博成为了百万富翁。而依靠赌博,却又不参赌的李义等人,用另一种奇招,也成了百万富翁。

    李的这种奇招,说白了,就是放爪子钱(高利贷)。

    谢告诉记者,赌场内的爪子钱的利息为每天3%。一次他借了30万,当天赢了就要给9000元利息。2004年7月份,在丁玉的赌场内现金输光了,谢借李义10万元高利贷;后在胡彪开的赌场内借李义的高利贷就更多了,一般每次都是借20万元,最高时连本带利达到120万元。

    2004年以来,谢还借过李义、姚春、徐胖子、陶兵等七八个人的爪子钱。高峰时借李义145万,一天付利息2.9万元。

    谢记得,他一共付李义的高利贷利息100万元左右,尚欠其70万元。另付其他人的利息不到200万元。

    此外,他还欠姚春50万、徐胖子20万和陶兵35万元的“爪子钱”。

    抽头

    在赌场内,不赌博,不放高利贷,也有人能成为百万富翁。

    毛小明就是这种人,他的招数是抽头。

    具体做法是,打麻将前,每人给毛小明一局牌(四圈,一圈四把)5000元钱。开赌后,毛就在酒店里睡觉。如果接着再打,谁赢了谁给老毛1万元。

    谢记得,有一天他输了119万元,毛就到手8万元的抽头钱。

    谢估计,从2004年底到2005年初,两个月的时间内,老毛抽头不低于100万元。

    而推牌九的抽头,与打麻将则不一样。他们一般玩5万元一锅,毛会安排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小伙子按每锅10%负责收取。同时,这个年轻人也负责为赌徒送饭、倒茶、送水果。

    谢估计,就他参加过的赌博,毛抽头也有100万元。

    2004年11月中旬,徐飞在泉山麻疯院一带第2次开赌场近20天,谢几乎天天都去。在这20天里,徐飞安排两个人拿着“水箱”按10%抽头,徐告诉谢,自己抽头140万,去掉“爪子钱”净赚70至80万。

    据开赌场的徐大力告诉谢,才半个月的工夫,他就猛赚了100多万元抽头钱。

    扭曲的灵魂和体制的漏洞

    赌场的日子过得特别快,眨眼间,2005年的春节快到了,又到了给农民发放拆迁补偿费和青苗费的时间。可是,面对850多万元的窟窿,谢昭金已经是无力回天了。

    2005年1月28日,已经两天没有回家的谢昭金,在准备自杀前,从镇里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希望她照顾好9岁的儿子,他已委托在银行工作的朋友为她们预存了6万元生活费钱。可老婆劝他自首,认为输掉的这些钱是别人设的套子,即使不能全部追回来,也能为国家挽回一点损失。

    听了老婆的劝告,当天下午5点多钟,神情紧张的谢在亲属的陪同下,终于走进了淮南市反贪局的大门。稍后不久,孙博、徐大力等10余名赌徒也相继被抓捕归案。

    谢自认堕落有三原因

    剖析为何走到今天这个结局,经过一年多的思考,谢认为有主要是三原因所致。

    首先,是个人的思想出现了问题。

    1999年年底,镇里准备提他当副镇长,但被群众举报贪污受贿,后来检察院的调查结论他是一个清廉的干部时,可已经错过了提拔的机会。受此打击,他一度情绪低落,对前途失望,依赖于喝酒打牌混日子。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又加重了这一点。1999年,区里选派优秀机关干部到村里当支部书记,150人考试,他是第10名。但第15名都用了,却没有用他。导致他认为,坚持原则也搞不出来多好的成绩,倒不如到社会上去喝酒、打牌。结果头脑一热,又上了赌桌。

    其次,财务制度有漏洞。

    “创建办”的这个存折1996年就在谢的手上,原本是应予销户的。以至从2004年5月27日至2005年1月13日,他把私自保留的这个账号提供给潘集区国土局,使区国土局把应付泥河镇的13笔拆迁补偿及青苗费8555200元,转入其私自保留的“创建办”2011-814账户,然后分笔支取后进行赌博。以致到他投案自首时,这本存折上只剩下区区几百块钱了。

    2002年5月,由于当时煤矿受资金流转的限制,赔付采煤塌陷拆迁的补偿费和青苗费给付的是抵款煤票。从2000年5月至2001年9月,谢13次从其经手的抵款煤票的交易款490万元中,抽出230多万元在赌博中挥霍一空。

    2000年4月,谢兼任泥河镇后湖村党支部书记后,将该村160余万元拆迁补偿费和青苗费占用,豪赌净尽。

    最后一点,则是机关作风和管理体制问题。

    谢认为,一个好的乡政府领导不仅要有魄力、有威望,还要有正气。

    在1996至1999年这3年间,泥河镇在新来的段书记的领导下,机关面貌一新,大家整天都坚守岗位,晚上干部还带人值班,搞政治学习。谢不仅在此期间入了党,也没有再玩牌了。

    而后来,谢有一次在毛集农民公园附近的赌场赌得正欢时,淮南市公安局干警接到举报,将他们堵个正着。吓出了一身冷汗的谢眼疾手快,把3万元现金交给了场边的另一个人,让其从赌场边悄悄溜出去了。在公安局接受讯问时,谢也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而是报了弟弟的名字,蒙混过关。

    谢赌博被公安抓获的消息当天就传到镇里,事后不过被镇长批评了一顿,既没有受到党纪政纪的处理,更没有动他征迁办副主任的乌纱帽。原来是镇领导也爱打麻将,周末常邀谢玩几把,自然对他高抬贵手。

  亡羊补牢 严管干部

    谢的上述说法,也部分地得到了现任泥河镇党委书记袁先进的认可。

    6月8日,法制早报记者一走进泥河镇大门,就看到迎面大楼中间,醒目地高悬着红色的“严管干部,善待群众。”的8字横幅。

    袁书记告诉记者,谢豪赌一案,对泥河镇的社会影响和经济影响极大。2005年,泥河镇财政收入才100多万元,而谢赌博挪用的公款则高达12719843.2元,相当于输掉了该镇10年的财政收入。

    谈到谢昭金赌博案,淮南市潘集区赵期中区长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认为:“在对谢的管理和使用上,镇领导负有主要责任,因此,2005年2月21日,袁先进书记上任的同一天,原镇党委书记和镇长一起被免职。”

    对乡镇财务管理方面暴露出来的一系列严重问题,赵区长的看法是:“在财政体制外循环,就容易形成小金库,无法管理和监督,如果这个人品质不好,就会出现经济问题。比如谢昭金。”

    关在看守所里一年多来,让谢昭金最遗憾的是:“可惜第一次输了8万元后,没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错过了好机会,才一步一步导致自己陷入罪恶的深渊。”

    (文中除谢昭金外,其他人均为化名)

    相关链接

    1. 2006年5月,四川省西充县晋城镇原镇长任某、原副镇长黄某(女)被开除党籍,任、黄二人分别受贿5.02万元、4.3万元。任某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判处黄某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

    2. 2004年8月,原浙江省上虞市崧厦镇党委副书记、镇长龚志江,先后9次收受他人贿赂合计人民币23万元、美金2000元。 法院依法判处龚志江有期徒刑16年,没收财产5万元,并对其非法所得继续予以追缴。

    3. 2004年11月,安徽省铜陵市纪委严肃查处了铜陵县朱村镇原副镇长陈荣标受贿、违反计划生育政策案。陈荣标被开除党籍,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5年。

    4. 2005年10月,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西营子镇镇长郗永泉,在职期间收受贿赂共计达31万元。郗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3万元。

    5. 2005年4月,浙江省富阳市灵桥镇原党委委员、副镇长葛跃进利用职务向其小舅子王某以搭“干股”分红利方式索贿人民币27.5万元。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6个月。

    6. 2004年12月2日,广东省乐清市黄华镇副镇长林星年搭权力股,进行权钱交易,被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追缴涉案赃款20.5万元。

    8. 2004年8月,辽宁省东港市孤山镇副镇长及孤山镇住房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先军,收受贿赂112250元,挪用公款79万元。刘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责令其在判决生效1个月内退赔未归还的公款。

  迟到的忏悔(节选)

    □谢昭金

    我向国家、向人民忏悔。由于我挪用公款赌博,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给人民带来沉重灾难,我辜负了他们的希望。

    我向我的母亲忏悔。母亲经常对我们兄妹说:“外财不能发,只有靠自己劳动所得,才能心安理得。”到了今天,犯下了滔天大罪,才想起母亲的教诲,为时晚矣。

    我向我的妻子忏悔。她常说:“你就是我的幸福,你就是我的骄傲,你就是我的精神支柱。”而现在,我彻底打破了她的希望,给她带来终身的痛苦,我是她一生的耻辱。

    所有的忏悔为时晚矣。我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给社会带来巨大危害,给家人和亲友无尽伤痛。我罪孽深重,甘愿接受法律的严惩。

    谢昭金挪用公款案尘埃落定

    6月1日,谢昭金挪用公款案尘埃落定。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了被告人谢昭金、计长侠的上诉,维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

    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谢昭金在任淮南市潘集区泥河镇政府征迁办副主任、泥河镇后湖村党支部书记、泥河镇政府副镇长期间,多次挪用泥河镇的农民拆迁费、青苗费进行赌博非法活动和营利活动,其中,谢昭金挪用公款1271万余元,计长侠挪用公款833372元。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被告人谢昭金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被告人计长侠有期徒刑七年;被告人谢昭金的非法所得予以继续追缴。

  最末梢的腐败

    □ 午端生

    乡镇干部是中国行政架构的最末梢。中国有多少乡镇干部我们不得而知,相信一定是个巨大的数字。既然是最末梢,那么,相对的制约也有点“天高皇帝远”的意味。

    本案中,谢昭金仅是安徽省淮南市泥河镇的副镇长,却能动用如此大的资金,从中可窥一斑。

    泥河镇的13笔拆迁补偿及青苗费共计800多万元,之所以会轻而易举地被谢昭金个人掌控,关键在于财务制度的失控。尽管泥河镇的会计曾经就“创建办”的这个存折向谢昭金要过,但是慑于谢昭金当时是分管此事的副镇长,索要未果后,就没有敢再要。

    权力过于集中,缺乏有效监督是重要原因。没有制约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在乡镇,主要干部集人财物权于一身,加之地处偏远山区,上级监督鞭长莫及,下级不敢监督,人民没法监督,因此,制约机制不到位,监督工作不到位,形成权力制约的真空,致使一些意志不坚定者滑向犯罪的深渊。

    尤其是在目前乡镇财政均不富裕的情况下,乡镇财政往往处于矛盾焦点的焦点。这就需要首先立下规矩,让权力的运行规范在条条、框框之内。其次是要严格按规矩办事,不能说起来有规矩,做起来无章法,最后导致镇长的权利没有了边界。

责任编辑:rmjdw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人民监督网郑重提示:
    请你记住,无论你身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哪个角落,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随时都是你坚强的后盾,请你记住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规定: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的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法律,发布的言论应符合法律。
评价:

编辑推荐


X
分享到微信

友情链接

央视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中国纪检监察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新浪网 新华网 人民网 法制晚报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报 观察者 新京报 今日头条 腾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