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女贪敛财6000万元 与人假结婚企图移民

2006-05-01 18:00 来源于:未知 | 作者:admin | 浏览:
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 记者 来扬摄 抚顺一区国土局长最后的疯狂 一个区的国土局局长,论级别仅是一个科级干部,手中掌握的权力却惊人,短短几年就敛财6000多万元。其手段

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 记者 来扬摄

  抚顺一区国土局长“最后的疯狂”

  一个区的国土局局长,论级别仅是一个科级干部,手中掌握的权力却惊人,短短几年就敛财6000多万元。其手段并不高明,除将征地款、补偿款据为己有外,还私卖安置房。

  与这位女局长同一天被带走的,还有她曾经的上级——抚顺市规划局局长。她帮助众多开发商拿地、办理规划审批手续、摆平罚款,从中收受好处。涉及的行贿人员达80多人。

  这些案件可窥见一个地方的土地开发生态,更暴露了土地财政地方“小金库”的巨大漏洞。
 

  在当前严厉查处工程建设领域的腐败问题的同时,制度堵漏似乎更为急迫。

  时至今日,董长杰仍然没能要回房子,也没能要回他的拆迁补偿款。

  他不明白,罗亚平被抓了这么久,怎么还不解决他的问题?

  房子是拆迁后补偿给他的,290多平方米的门市房,却被罗亚平给卖了。董长杰跟罗亚平很熟,但直到今天,他仍不明白当时身为辽宁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的罗亚平为什么要卖他的房子,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出那么大的事,涉案金额竟高达6000余万元之巨。

  “到现在我也没整明白,她要那么多钱干吗?”董长杰说。

  要来别人身份证,把别人房产卖了

  董长杰认为,自己跟罗亚平还算有交情。这种交情用他的话来描述就是,至少在“一个饭桌上吃过好几次饭”。

  董长杰是抚顺市英杰气体分装厂的老板。该厂成立于1994年,选址在抚顺市顺城区,原来属于城乡接合部。随着城市的扩张,按照顺城区的整体建设规划要求,他的厂子被列入了搬迁计划之中。

  2004年,董长杰完成了厂子的搬迁,等待补偿。

  据他介绍,他的厂子占地面积1200平方米,但有房产证的只有260.6平方米,依照当时他与顺城区国土局达成的协议,搬迁后应返还拆迁补偿款65万余元和补偿原厂址门市房260.6平方米。

  厂子搬完后,董长杰收到了顺城区国土局支付的补偿款25万余元,但余下的补偿款和应补偿的房子却迟迟未到手。在董长杰多次催问下,2007年三四月间,时任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的罗亚平打电话,让他把他爱人洪来英的身份证送过去(洪来英是英杰气体分装厂的法定代表人——记者注),说要将位于顺城区碧海馨居的290余平方米的门市房补偿给他们。

  董长杰将身份证送去后,却迟迟没有得到办理房屋补偿的消息。后来因为要办其他事,他又将身份证取了回来。

  2007年7月9日,罗亚平被纪检部门带走。其后,不断有纪委和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找到董长杰了解情况。董长杰被告知,罗亚平在2007年6月就已经把应当补偿给他的房子卖了。

  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罗亚平要我爱人的身份证,就是为了卖我们的房子。”

  事实上,经罗亚平的手卖掉的他人房产,远不只董长杰一家。辽宁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2008年第314号《起诉书》指出:2007年6月,罗亚平私自将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欲补偿给刘玉珍和洪来英的面积为924.42平方米的门市房卖掉,获得房款277万余元。除支付给刘玉珍补偿款107万元以外,其余全部据为己有。

  现在看来,罗亚平在2007年6月的这次卖房可能另有玄机。检察机关查明,2007年4月20日,罗亚平申请移居加拿大。彼时她已和一名加拿大籍华人“结婚”。但在知情人看来,这是一起典型的为了出国而有预谋的“假结婚”。

  如此看来,这次卖房很可能是罗亚平在移民国外前,为敛财而实施的“最后的疯狂”。

丈夫买地妻子批地

  罗亚平是满族人,1960年12月生于抚顺市郊区。

  据罗亚平的一位不愿具名的高中同学透露,1979年高中毕业后,罗没能考上大学,而是去了抚顺郊区政府城建科团委。

  这位高中同学介绍,罗亚平结婚较早,但在1984年离婚。彼时,她已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
 

  1987年,罗亚平开始在抚顺市顺城区国土部门从事土地审批工作。

  1992年,她再婚,这次的结婚对象是桂思本。桂在当地颇有来头,曾于1988年至1992年间担任过顺城区国土局局长和人事局局长。

  在抚顺,他们两人的结合至今仍为许多人津津乐道。流传的大致版本称,罗亚平使尽手段诱惑单位领导桂思本,并与桂的妻子上演了一场“夺夫大战”。罗还曾去桂思本妻子的单位大哭大闹,最终成功迫使两人离异,罗则登堂入室,成了局长夫人。

  桂思本也颇受这种传言的困扰,“传言这东西,听风就是雨,沸沸扬扬的,根本没有的事。”

  桂思本说,他和原配的结合是父母包办的婚姻。虽然在外人看来他们当时的婚姻很美满,但“夫妻关系怎么样,只有双方心里知道”。

  桂思本和罗亚平认识于1979年。1988年桂思本离婚后,与罗亚平在1992年结合,从此开始了一段维持了13年的婚姻。

  也就在1992年,桂思本“下海”经商。

  但两人的婚姻很快出现了罅隙。桂思本说,婚后,罗亚平管钱,但“钱都拢在她手里,不拿出来”。“我既然下海了,就应该好好干,没钱怎么干?”

  罗亚平喜好炫耀的作风也让他颇有微词,“1996年我买了辆进口本田,她们局里有公务用车,没我的车好,她就经常开我的车上班或是干什么。我说你作为机关工作人员要低调一点,但她还是有点好炫耀自己。”

  他说,结婚几年后,他们开始为很多事情争吵不休。“2003年以后,我就对她的事情不太管了。2005年6月,我们协议离婚。”

  但夫妻两人一人从政一人经商,自然就有了说不清的利益关系。在《起诉书》中,检察机关列述的第一起案件,就与桂思本有关:

  “被告人罗亚平任抚顺市顺城区发展计划局副局长、顺城区土地经营中心主任期间,利用其负责顺城区土地征用、审批的职务之便,在抚顺市拔萃私立学校城东幼儿园征用抚顺市顺城区前甸朝鲜族镇二道村土地的过程中,于2004年七八月,将该幼儿园投资人桂思本向抚顺市顺城区土地经营中心缴纳的征地款380万元人民币截留,据为己有。”

  桂思本说,当时他想投资一个幼儿园,看好了一块地。他跟罗亚平商量,罗亚平也支持买。现在幼儿园已经建好了,但由于罗亚平出事,土地证等手续都没办下来。

  他坚持认为买地的过程合法,没有徇私。“如果像他们说的,她犯罪跟我有很大关系,我真是这么大一条漏网之鱼,就会没事?”桂思本说。

假补偿敛财最少一笔近50万

  2007年7月9日,桂思本接到抚顺市国土资源局纪委的电话,告知他当天下午罗亚平被市纪委带走,配合调查江润黎的事。

  江润黎是抚顺市政府原副秘书长,2001年至2006年,相继担任抚顺市国土规划局局长、抚顺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局长、抚顺市规划局局长职务。2007年6月,她被正式立案调查。

  桂思本猜想江润黎的出事,肯定与批地和办理规划审批手续有关,但他没料到,罗亚平出的事会更大,因为江润黎最终认定的涉案金额为收受财物470余万元,另有260余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在抚顺,一位不愿具名的开发商称,有侦办此案的警察告诉她,在搜查罗亚平位于大连某银行的保险箱时,存折数额的位数让他数了好一会儿。他最后惊呼,竟然达1.45亿之巨。

  桂思本没能证实此传言,他说自己也听到过类似的说法。

  桂思本告诉记者,在和罗亚平的婚姻存续期间,家里钱都由罗亚平掌管。他看到过罗亚平的一些存折,但存折上的名字他都不认识。还有几次,罗亚平让他去银行从别的一些人的户头里取钱。“我以为这钱是用来跟谁做生意,叫我去签字,她代人来还。我现在明白,她叫我签字、我取钱,是不想把她的名字留在银行。”

  《起诉书》显示,罗亚平的涉案金额在6000万元人民币以上,其中,涉嫌贪污、受贿3200余万人民币;另有2800余万元人民币、69万余美元财产来源不明。

  她的敛财手段,除了私卖他人房产外,大部分来自“假补偿”,骗取拆迁补偿款。

  《起诉书》上列举了十余例骗补偿案情。如2005年8月,罗亚平通过伪造补偿表、动迁协议、身份证复印件等方式,采用假补偿手段,以赵素兰的名义从土地经营中心骗取动迁补偿款49万余元人民币据为己有。

  在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中,有一份书证是《赵素兰补偿表》。但事实上,赵素兰是子虚乌有的人。

  而这一笔,是罗亚平利用“假补偿”手段敛财中最少的一笔非法所得,其他“假补偿”的进项,动辄上百万元。如2007年1月,她采取多补偿的方式,以吕富春的名义,从土地经管中心骗取近300万元装入自己腰包。

  2007年1月、3月、4月,罗亚平采用假补偿、多补偿方式,以他人名义骗取动迁补偿款和盗卖动迁房,贪污1700万余元人民币。

  除此之外,罗亚平还直接鲸吞私人及国家财产,且数额惊人。2006年6月,罗亚平将顺城区土地经营管理中心欲支付给于彦秋、段志方的动迁补偿款375万元人民币据为己有。

  最大的一笔发生在2007年3月,罗亚平直接将顺城区前甸红光园区开发建设办交给土地经管中心的800万元放入自己腰包。

  她也没有放过其他一些捞钱的机会。《起诉书》显示,2006年11月,罗亚平以需要支付办公楼装修款为由,从单位账外资金中骗取70万元人民币据为己有。

  与骗取动迁补偿款和侵吞私人及国家财产相比,检察机关查明的受贿金额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起诉书》显示,2001年六七月,罗亚平在担任顺城区土地管理局副局长、城东新区土地经营中心主任期间,利用负责城东新区土地开发工作的职务便利,以尽快办理土地报件业务为由,收受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10万元人民币。

  2005年3月,她在担任土地经营中心主任期间,又收受另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20万元人民币。

  2008年3月25日,罗亚平因涉嫌贪污、受贿犯罪被沈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1日由沈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期间,罗亚平还先后把顺城区国土局土地经营中心主任管飞、报账员蒲关辉、审批股股长于萍等人拉下了水。

  遗留问题亟待解决

  2009年1月20日,这起巨额腐败案在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后来又陆续三次开庭。

  桂思本参加了其中的三次庭审。他说,罗亚平看起来精神尚好,在庭上经常发言,否认自己的贪污行为。“她说这些钱都是借的。”

  据《半岛晨报》报道,罗亚平的解释是:“假补偿都是开发商同意的,我不是骗,我用这种形式借钱。他们开发商有钱,我当时家里做买卖没钱,就管他们借点。”

  在第一次开庭后,公诉机关对罗亚平贪污、受贿一案相关证据又进行了补充侦查,几个月后,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开庭审理此案。

  据报道,这一次,公诉人出示了多组新的证人证言,来证明罗亚平犯罪的事实。但罗亚平对公诉人出示的证据全部持有异议。罗亚平在法庭上对法官说:“他们(证人)为了和我脱离关系,怕自己被卷进来,都没说实话,都是编造的,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此案虽多次开庭,但目前仍没有宣判。

  此前,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审判处江润黎无期徒刑。

  董长杰对事情已过去这么久,但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颇有微词。他曾上访多次,但都无功而返。“补偿给我的门市房,如果不是被罗亚平卖了,现在不管是拿来经营还是出租,收益都少不了,但现在不说收益,补偿的房子什么时候拿回来都不知道。”

  他说,去年,顺城区国土局给了他30万元,他视之为赔偿款,“这个问题如果不及早解决,拖下去国库还要费多少钱?”

  然而,罗亚平案发后,抚顺市有关部门却不愿再谈起此事。

  顺城区国土局现任负责人不愿意谈罗亚平案,甚至对采访罗亚平案发后顺城区国土局采取了哪些反腐举措也不愿介绍。

  她说,采访都得经过上级部门。

  在她的要求下,记者联系了抚顺市国土局,一位自称办公室主任的人士称,采访得经过抚顺市委宣传部。

  抚顺市委宣传部的人士则称,他们认为罗亚平案已经过去了,不再有新闻价值,在记者的反复要求下,他表示愿意采访谁就采访谁,不需要经过宣传部。

  然而,再次联系顺城区国土局现任负责人,却再也没有回音。

责任编辑:管理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人民监督网郑重提示:
    请你记住,无论你身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哪个角落,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随时都是你坚强的后盾,请你记住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规定: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的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法律,发布的言论应符合法律。
评价:

编辑推荐


X
分享到微信

友情链接

央视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中国纪检监察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新浪网 新华网 人民网 法制晚报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报 观察者 新京报 今日头条 腾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