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反腐公民朱瑞峰

2013-02-06 09:57 来源于:纽约时报 | 作者:记者 杰安迪 | 浏览:
这些日子里,朱瑞峰的五部手机一直在响,很难让他专注。他自命为公民记者。“自由职业式”反腐行动令他成名,也震动了中国官场。上周的一个下午,他说,“嘘,我要跟BBC通话。”

图:朱瑞峰因在网上发布雷政富不雅视频一举成名。

图:朱瑞峰称自己已曝光百名官员,并把其中逾三分之一拉下了马

    这些日子里,朱瑞峰的五部手机一直在响,很难让他专注。他自命为公民记者。“自由职业式”反腐行动令他成名,也震动了中国官场。
 
    上周的一个下午,他说,“嘘,我要跟BBC通话。”他让大家安静下来。一群支持者和记者们汇聚在他常常坐镇的书店里。

    高中学历的朱瑞峰曾经是一位农民工。两个月前,他在网上贴了一段秘密录制的视频。视频上一位18岁的女子与一位形象令人不敢恭维的57岁重庆官员发生性关系。朱瑞峰一举成名。这位官员丢了官。朱瑞峰新增了大约100万微博粉丝。
 
    朱瑞峰说,揭露这个丑闻只是开始。他承诺将公布另外六段不雅视频。他预计,这些视频会让其他许多男子难堪。他用标志性的夸张语气说道,“就跟在打仗一样。他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出我的消息来源,也不会给他们视频。”
 
    43岁的朱瑞峰在政府内部树了几个敌,这并不奇怪。上月末,五名持有国安证件的男子来到朱瑞峰的公寓。朱瑞峰家的大门紧锁,他们在屋外用力拍门时,朱瑞峰给外国记者打了电话,给律师发了短信,向大众发出电子求救信号。他承诺第二天早上去接受问询,那些人才离开。
 
    上周一,他像一个凯旋的拳击手一样走出派出所,告诉等待的支持者们,在7个小时的问询中,他是如何用言语压倒审讯者的。他得意地说,“我巴不得他们把我扔进监狱,到时候我就等着各种人权和新闻奖吧。最后把他们吓得脸都变白了。”
 
    当然,无法核实朱瑞峰的言论。但是他的张扬举止和他的怒发冲冠,已成为公众对官员不法行为愤怒的象征。这些不法行为在中国火热的经济增长中愈演愈烈。他也成为中国领导人反腐承诺——以及他们能否容忍朱瑞峰这种民间斗士——的试金石。
 
    朱瑞峰没有国家授予的记者证,所以他处于狭窄的灰色地带。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他为什么总喜欢置身于记者和支持者的环绕中——他希望这些人可以减少他落入国家安全机器黑洞的可能性。
 
    北京外国语大学媒体学者展江说,“在中国这个土壤里,像他这样长期做公民记者,几乎是不可能的。”
 
    表面上,朱瑞峰的目标与新任共产党领导人、预计下月出任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完美吻合。自11月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来,习近平经常抨击系统性的贪腐行为,他警告说,大大小小的官员们(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老虎们”和“苍蝇们”)都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迄今反腐的实际成效甚微。不过,无论是不是有意为之,习近平的慷慨陈词已经激励朱瑞峰等以追击丑闻为业的自由职业者抓住时机,在互联网的帮助下,逐个深挖行为不端的官员。这些官员的下台往往始于某个被抛弃的情妇、或者以暗箭伤人的同僚提供的一条线索,最终在网上曝光引发官方媒体关注,迫使当局采取行动。
 
    官员们五花八门的贪婪行径和放荡生活已变得如此失控,以至于报纸开始向读者们提供图表,追踪涉案官员及其贪腐所得。来自陕西的前银行高管龚爱爱就是其中之一,贪婪成性的龚爱爱成功地利用收受贿赂和回扣的方式,在北京坐拥41处房产,她因此成了广为人知的“房姐”。
 
    朱瑞峰在2006年开办了他的网站,他基本上依靠的是爆料者悄悄提供的关键证据。他说,这些年来,他已经曝光监督了近百名官员,把其中逾三分之一拉下了马。他曾遭到威胁和殴打;他说,不止一次,有人要给他巨额资金,让他删除他的“人民监督网”上某条足以证明犯罪的帖子。
 
    雷政富和一名18岁的女孩发生性关系时被拍下了视频,这段视频使朱瑞峰的反贪行动一举成名:已有11名官员因卷入由腐败的企业高管策划的糖衣陷阱而被免职或辞职,这个陷阱的目的是敲诈大权在握的官员们,以赢取政府合同。他们的计划最终失败了,不过视频落到了重庆警方的手中。朱瑞峰说,调查人员未采取行动,于是公安内部一名不满的人士把证据交给了他。
 
    在深受官方欺骗、谎言和任人唯亲困扰的当今中国社会,朱瑞峰说,普通公民日趋借助互联网发起反击,即使这相当于暴民正义。“我们过去有一句话,‘有困难,找警察’,”他表示,“现在我们说,有困难,找网民。”
 
    朱瑞峰最近声名大噪,招致很多人的批评,其中包括一些中国记者,他们批评朱瑞峰致力于自我宣传,并质疑他的资金来源。
 
    上周,怀疑朱瑞峰动机不纯的声音越来越大。朱瑞峰称自己遭受“媒体中伤”,他给一个记者打电话,透露了更为详细的资金来源。
 
    他表示,自己大部分收入是为外国媒体机构做研究工作所得,或者来自富有支持者的捐助。他说,“对于他们来说,一万元就跟一块钱一样。”
 
    朱瑞峰表示,他之所以热衷于扳倒有权人士,是因为自己在河南老家干苦力搅拌水泥和零售服装和批发市场卖鞋的10年经历。1997年5月,朱瑞峰投入积蓄在新乡开办大酒店,2001年,当地政府征用并强拆了酒店,使他几乎失去了一切。他提起诉讼,要求政府给予适当补偿,但结果不了了之。他说,“那时候我就发现,法庭也会撒谎。”
 
    朱瑞峰表示,他在最高人民检察院主办的法制杂志担任记者后,这种幻灭感加重。他在工作中发现,中国的新闻业主要为共产党服务。
 
    目前而言,党对朱瑞峰及其最新反腐行动似乎抱有矛盾心理。虽然过去经常有网站被封,但朱瑞峰的网站还没有被封,上周官方的新华社甚至还发表了一篇有关朱瑞峰与那些要求他交出其余视频的官员交锋的文章,对他作了相对正面的报道。
 
    另一方面,审查者尽力删除朱瑞峰的微博。上周,中国两大新闻门户网站举办的在线访谈中途被取消。
 
    多年忙于揭发腐败,给朱瑞峰的个人生活带来负面影响。朱瑞峰表示,他的妻子(解放军现役军官)经常受到当局的骚扰。一些官员威胁称,如果朱瑞峰不停止反腐努力,她将失去晋升的机会,或者被派到中国的边远地区。
 
    上周三,朱瑞峰换上最好的一套西装,来到他家附近的一家法院申请离婚。他表示,这是保护妻子的唯一办法,但他也承认,两人的世界观已经渐行渐远。
 
    “她喜欢她的军装,她爱党,”他说,“我觉得她爱党胜过爱我。”


    杰安迪(Andrew Jacobs)是《纽约时报》驻中国北京记者。
 
    翻译:梁英、张薇、许欣

 

责任编辑:范光涛
顶一下
(11)
91.7%
踩一下
(1)
8.3%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友情链接

人民监督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纽约时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BBC 美国之音 Google 中国舆论监督网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