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瑞峰的反腐进行时

2006-05-01 18:00 来源于:荷兰国际广播电台 | 作者:记者 马雷 | 浏览:
“巴西记者正采访我,你能否过半个小时后打来?”手机拨通之后,朱瑞峰这样做开场白。他的语气坚决,断字有力,还夹杂着少许的河南腔。这几年,朱瑞峰成了全球媒体的红人。

 

图:人民监督网创始人、公民记者朱瑞峰在凤凰卫视节目现场

    “巴西记者正采访我,你能否过半个小时后打来?”手机拨通之后,朱瑞峰这样做开场白。他的语气坚决,断字有力,还夹杂着少许的河南腔。这几年,朱瑞峰成了全球媒体的红人。在他主办的人民监督网的网页上,赫然列着他曾接受过的几十家外国媒体的名单。他把这一名单当成了一种成就。成就背后,是朱瑞峰对外媒不一样的感情。

 

    在中国,很多官员和学者一提及外媒就唯恐避之不及,而朱瑞峰不同,他把外媒记者当朋友。“上午伊朗的媒体采访我,下午是巴西的,国内记者因为体制受限顾虑重重,而外媒报道更加真实”,朱瑞峰笑着对荷兰在线记者说。

朱瑞峰的成名是有道理的。作为保持媒体高曝光率的公民记者,朱瑞峰声称在过去几年里曝光了49名厅官和32名处级以下官员。

 

    当然,朱瑞峰的成名也伴随着杂声。有人盛赞他是民族英雄,也有人批评他太爱出风头,还有的拿他没有记者证和资金来源不明等说事儿。

 

    对于掌声和质疑,朱瑞峰有话要说。

 

从雷政富到范悦

   

    朱瑞峰成名,一定程度上讲要归功于雷政富。

 

    雷政富,曾历任重庆垫江县委书记、北碚区区长等职。尽管有网友戏称雷政富的长相惊动中南海,但他平步青云的仕途之路却并不含糊。在东窗事发之前,有理由相信他和薄熙来、王立军等高官交往甚密。

 

    2012年11月20日16点41分,朱瑞峰在人民监督网首发揭露雷政富淫乱的调查性报道,仅66小时后,重庆市委免去了雷政富职务并展开调查。这一速度刷新了中国贪官从爆料到落马速度的新记录,也为60后的重庆新主政孙政才赢得了不少掌声。

 

    几个月来,共有21名涉事官员先后被免职,这超乎了朱瑞峰的预期。然而令他更想不到的是,在雷政富和赵红霞案开庭期间发生的一系列闹剧。

 

    据中国媒体报道称,6月19日,雷政富当庭翻供否认受贿事实,并称与赵红霞是“恋爱关系”、“耍朋友”。一天后赵红霞被推上了被告席,又有媒体报道称赵红霞承认与雷政富“最初有感情”。

 

    朱瑞峰对这些报道感到不齿,他认为审判雷政富和赵红霞是一个天大的笑话。“雷政富到现在都没有被双开,种种迹象表明,当局的本意是不想判雷政富刑的,想尽办法为雷政富开脱,关于有感情的说法,律师已经出来辟谣了”,朱瑞峰对记者说。

 

    赵红霞律师张智勇的微博确认了朱瑞峰的说法。张智勇写道:关于有报道称“赵红霞法庭哭求雷政富出庭,称和雷最初有感情的说法”是不属实的,赵在法庭多次表示被人骗来骗去,根本没有说过与雷有感情,请相关媒体在报道时一定要客观。

 

    6月28日,雷政富被判13年,赵红霞被判2年缓刑2年。这个结果,没有超乎朱瑞峰的预料,更没有打消他继续反腐的热情。他迅速把矛头投向了另一位厅官——国家档案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范悦身上。

 

    2013年4月,自称是中国旅游与经济电视台主持人的纪英男,通过微博私信的方式向朱瑞峰举报范悦诱骗包养。经过几个月的调查采访,朱瑞峰于6月14日起通过人民监督网将范悦大量香艳视频曝光。

 

    国家档案局机关纪委负责人19日回应称,范悦已因作风问题被免职,该局对范悦花巨款包养纪英男的情况正在进行调查,如发现范的资金来源涉及违法违纪问题,将依法依纪作出处理。

 

    在外人看来,扳倒范悦似乎是轻而易举的,但对于朱瑞峰来说,却犹如刚刚经历过一场没有硝烟的网络战争。

朱瑞峰告诉荷兰在线记者,14号曝光范悦后不到90分钟,腾讯微博的阅读量已达到9万。但在当局的指令下,他在多个平台的微博全部被禁言,人民监督网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最大规模的攻击。

 

    面对着强大的新闻审查,朱瑞峰这次选择了与扳倒雷政富不同的策略:“出口转内销”。他主动向多家外媒爆料,在外媒报道铺天盖地之时,范悦艳照也成功得以在微博上迅速蔓延,国内媒体继而纷纷跟进。

朱瑞峰扳倒雷政富用了66小时,扳倒范悦用了四天。

 

公权力没有隐私

   

    从雷政富到范悦,朱瑞峰的网络反腐脉络,是有迹可循的。

 

    他一般都是先从官员的性丑闻入手,依托自有网站、群发软件和微博大V,再联手国内外媒体发起舆论攻势,倒逼公权力追究官员的作风乃至经济问题。

 

    为什么先从官员的性丑闻入手?朱瑞峰说,相比于经济问题,公民调查官员的作风问题相对容易。官员淫乱特别吸引网民,网民很喜欢将这些事情娱乐化,很乐于传播,传播速度很快,纪委一旦认定照片或视频是真的,会立即进行处理,从性丑闻入手扳倒官员的效果比较好。

 

    然而,朱瑞峰的做法并不被所有人接受。有人说,朱瑞峰曝光性丑闻将腐败娱乐化,赵红霞和纪英男是无辜的,她们不应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西南林业大学副教授李春光先前在接受本网采访时也指出,网络反腐天生具有“双向性”。一方面,很多网民的举报和传言接连被证实,大批贪腐官员落马,充分展示了网络反腐的“正能量”,网络监督的力量非常强大。但另一方面,网络谣言已经盛行,网络集体无意识状态极易产生盲目的网络暴力,侵犯公民隐私权等问题也不能忽视。

朱瑞峰对此却不以为意。他说,赵红霞该承担的责任她承担,但不该承担的责任不能被诬陷。“纪英男是自愿实名举报的,其实她在接触我之前,就已经向有关部门散发了大量图片和光盘。公权力是没有隐私的,监督官员是公民权利,是记者的责任。”

 

我和她没有爱情

   

     网上的质疑之声,阻挡不了朱瑞峰继续反腐的热情。他知道,有质疑声是好事,他说他最大的敌人不是网民,而是“有关部门”。

 

    在曝光雷政富后,朱瑞峰曾一度接到大量恐吓和说情电话。今年1月,他还通过微博向外界求救,声称住处遭到五名不明身份的警察围困。

 

    类似的人身威胁一再发生,朱瑞峰逐渐习以为常。他把涉事官员的报复行径总结成四个招数,他都有办法一一破解:一是金钱收买,官员本人或通过庞大的关系网发起说情攻势,朱瑞峰对此一概不予理会;二是网络屏蔽,新闻审查机关、网络公关和黑客轮番上场,控制舆情传播,朱瑞峰在网罗国内外友好媒体的同时,还慢慢掌握了一套技术应对手段;三是恐吓、拘禁和绑架,朱瑞峰说他懂得如何保存证据,他也相信北京的治安;四是名誉诋毁,网络水军在网上散布有关自己的负面信息,对此,朱瑞峰说他坚信网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有俗话讲,明枪易挡,暗箭难防。记者的天性,让朱瑞峰为人处事非常审慎。尽管如此,他还是早早安排好了后事。

 

    朱瑞峰在推特中曾这样写道:我现委托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展江老师作为与我家属的联系人;委托中国著名调查记者王克勤老师为我的新闻发言人;委托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老师为我的法律顾问团筹备人。

 

    “中国到处都是什么‘洗澡死’、‘睡觉死’,我得提前安排好后事,这样万一发生不测,官方指定的律师也是无效的”,朱瑞峰对记者说:“他们把我搞死,反而成全了我的名声,我没有什么遗憾。”

 

    除了提前交代好后事之外,朱瑞峰还在忙活的另一件事是离婚。

 

    他的妻子在某部队就职,为了不危及妻子的前途和安全,朱瑞峰提出了离婚,离婚案已开庭两次,尚没有判决。“我和她其实没有真正的爱情,我们要的东西不一样,离婚后我会更加无所顾忌地做反腐,将来希望找到一个跟我一样的人。”朱瑞峰对荷兰在线记者说。

 

对体制内反腐不抱幻想
 

    对于中国未来的10年,朱瑞峰不抱希望。

 

    自习近平就任以来,先后抛出“老虎苍蝇论”、“把权力关进笼子”等论调。对此,朱瑞峰说,从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中国每一届领导人新上台后都会高调反腐败,刚开始时民众会抱很大希望,但腐败并未因此得到有效遏制。

 

    朱瑞峰对于腐败深恶痛绝,有人说他是仇官,也有人说是报复社会,这或许与他早年的人生经历有关。

 

    朱瑞峰出生于1969年,祖籍河南新乡,家境并不算差。高中毕业后的朱瑞峰外出打工,做过家电维修、建筑工程和服装生意。2001年,他在老家开办的酒店遭政府强拆,他一怒之下起诉政府,但官司最终不了了之。2002年,朱瑞峰进入最高人民检察院下属的《方圆》杂志任职,因不满新闻审查辞职,后创办了人民监督网,做起了没有记者证的公民记者。

 

    朱瑞峰毫不遮掩自己最初开始网络反腐时的报复心理。他说:“我刚开始做人民监督网的时候的确怀着一种报复的心理,对腐败恨之入骨,后来等我接触了贺卫方等学者后,才慢慢转变了观念,懂得公民网络反腐是在主张宪法赋予的权利。”

 

    网络反腐方兴未艾,朱瑞峰形容自己六年来完成了从拍马屁记者到良心记者的蜕变,有人劝他经商或移民,被他一口回绝。他说自己只会是个案,难以复制。

 

    “现在流行中国梦,我的中国梦就是生活在一个法治的国家,人人拥有宪法赋予的权利,人人手中都有一张选票”,朱瑞峰最后对记者说。

 

专家点评:执政党应鼓励网络反腐

   

    朱瑞峰的成败得失,之于中国反腐败意义几何?从雷政富到范悦,中国网络反腐走向何方?带着这些问题,荷兰在线记者还采访了湖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廉政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袁柏顺。

 

    袁柏顺指出,朱瑞峰是个案,并不具备典型性,因此难以从理论角度对其进行点评。网络反腐是指公民借助网络时代的信息手段,结合日益高涨的公民权利意识做出的个人腐败举报行为,从全球范围上来看是一个明显的趋势,但严格意义上讲并非一个严谨的学术名词。

 

    袁柏顺表示,公民对于公权力的监督和举报的权利本身是存在的,但在网络信息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这一权利得到了实质性的增强。网络反腐有自身的局限性,如可能会侵犯当事人隐私权等,这一点需要任何一位公民在反腐行动时有所警觉。

 

    尽管如此,袁柏顺认为执政党应当鼓励和支持网络反腐,因为民间反腐和官方反腐像一双筷子中的两只缺一不可,官方反腐如果缺乏民众的监督和支持,必然难以持久。“反腐不可能完全寄希望于执政党的自我革命,没有外部力量的驱动和民众的压力,执政党很难拿自己开刀,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单方面的反腐努力都不会取得成功。”袁柏顺对荷兰在线记者表示。

Lei Ma(马雷)

记者、编辑。毕业于阿姆斯特丹大学,主修国际法律。开若干专栏,有多年中荷媒体从业经验。

责任编辑:范光涛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友情链接

人民监督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纽约时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BBC 美国之音 Google 中国舆论监督网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