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法官给情人写保证书!盖法庭公章

2015-11-25 09:00 来源于:山东商报 | 作者:冀强 | 浏览:
在七份时间跨度长达五年的保证书中,署名黄涛的保证人向刘英(化名)作出多种承诺,“非常爱你,不再欺骗你,把你的话当最高指示,2015年五一后办理离婚”。

  在七份时间跨度长达五年的保证书中,署名黄涛的保证人向刘英(化名)作出多种承诺,“非常爱你,不再欺骗你,把你的话当最高指示,2015年五一后办理离婚”。

  保证书上除按有指印外,还加盖有“丰县人民法院顺河法庭”的公章……

  加盖公章的保证书

  去年底刚刚荣获江苏省优秀法庭庭长的丰县人民法院顺河法庭庭长黄涛向本报记者承认,保证书确是其所写。

  本报获悉的七份保证书中,最早的一份落款时间为2010年3月20日。署名黄涛的保证人表示:

  “亲爱的刘英,我保证以后不再惹你生气,我应该好好的对待你,我非常爱你,心心相印,永不变心,海枯石烂。”

  这份保证书,写于一张红色格子的稿纸上,落款处盖有“丰县人民法院顺河法庭”的公章。

  同样加盖公章的保证书还有两份,书写时间分别为同年十月和次年十一月。

  黄涛均向刘英表露衷心:

  “我保证今后不再说谎话,不再欺骗你,把你的话当最高指示,把你的住所当作自己的家,请你放心,坚决听从你的安排,有事请假”,“通过今天刘英对我的谆谆教诲,使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今后我做一个诚实的人,以‘诚实信用’原则来指导生活,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不说谎话,对得起刘英同志对我的真挚感情”

  除这三份外,另有两份按有指印,其余两份仅有签名。

  最近一次保证书,写于今年4月16日。黄涛在保证书中写道:

  “刘英等我八年了,我没有对得起她,我们俩是有深厚的感情的,之所以等八年,责任全在我,我决定2015年五一节后办理离婚事宜,这是我内心想法。”

  另一份时长42秒的视频中,身穿睡衣的黄涛面对镜头向刘英承诺,以前没有对得起刘英,以后要对得起她,不让她难过,不惹他生气,办离婚,说话不算数天打五雷轰,出门车轧死。

  保证人曾获评省优秀庭长

  本报记者检索发现,黄涛现为江苏徐州市丰县人民法院顺河法庭庭长。去年11月28日,江苏省高院评选表彰了40名2012-2013年度全省“优秀人民法庭庭长”,黄涛获选。

  在一篇对其工作事迹的宣传报道中提及,1964年出生的黄涛,23岁参加工作,一直在基层人民法庭工作,足迹遍布全县14个镇、360个行政村。自1987年至今,黄涛历经3个法庭,带出了3个有战斗力的法庭队伍。

  上述将黄涛外形描述为“浓眉大眼,孔武有力,果敢勇猛”的文章中提及:

  作为一名最基层的法官,侠骨铮铮,绵绵柔肠的黄涛始终心系群众、依法办案、秉公执法、注重调解,经他审理的3000多件案件,75%以上的案件通过和解或调解方式结案,服判息诉率超过90%,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作出了积极贡献,曾被中共徐州市委、市人民政府记个人三等功1次,先后荣获全省法院涉诉矛盾纠纷化解工作先进个人、全市优秀法官等荣誉。

  去年黄涛被查出食道癌,随后到北京进行了手术,此后在家养病。去年十月份,徐州市中院党组书记、院长马荣专程到丰县黄涛家中,看望慰问黄涛及其家属,并送上慰问金。

  女方称被骗财骗色

  除上述七份保证书外,刘英和知情人小狄还向本报记者提供了一张黄涛所打的借款20万元的借条。

  据刘英介绍,她和黄涛相识于2008年左右。当时离婚的她在广场跳交谊舞时被黄涛搭讪,对方自称法官,有困难可以找他。刘英自述,对方多次向其索要电话号码均未给。

  此后双方多次相遇,逐渐相熟,因年长刘英九岁,双方兄妹相称。刘英告诉记者,一次在自家附近碰见黄涛,“他说到你家附近了,也不请哥哥回家喝口茶吗?”

  按照刘英说法,回家后被对方强暴,此后一步步双方走到一起。刘英表示,因知道对方有家室,觉得两人难有结果。“黄涛就说会对我负责到底,那些保证书,也是他写了让我相信他。”刘英还说,加盖公章也是黄涛主动所为,目的是为了让刘英相信自己。

  刘英还提供了大量两人在一起的照片,双方曾一起前往济南、北京等地,合影留念,甚至双方还曾共同拍摄了婚纱照。据她介绍,无论是出差还是办案,黄涛许多时候都带着自己。

  刘英表示,在与黄涛多年相处过程中,自己为对方提供多次钱财消费或外借,前后累计不下二十万。2013年10月27日黄涛所写的欠条显示,“今借刘英现金贰拾万圆整,月息2分。借期1年。”

  不久前刘英被查出肝癌,双方关系交恶。刘英说,作为将死之人,只想能要回这部分钱留给孩子。

  “组织上该咋处理咋处理”

  11月24日,徐州大雪。中午时分本报记者见到了如今病休在家的黄涛,他向记者确认了这些保证书确是他所写,但黄涛表示,公章并非自己加盖,所写借条也属胁迫。

  据黄涛介绍,自己和刘英的关系不到八年,大约有六七年的时间。黄涛承认,确实是在跳舞时与刘英相识,但他否认自己强暴对方,“有天她给我电话,说请教法律方面的事,我就去了她家。她就开始调戏我,经不起调戏,随后发生了关系。”

  黄涛说事后自己就后悔了,“想闪,但后来就躲不开了。”自称被对方黏上了的黄涛表示,只要女方一打电话,自己就必须立即过去,“不去不行,一天不去都不行。”黄涛举例说,2010年春节期间两人有近十天没有见面,本以为事情能够冷却,未曾想节后第一天上班就被刘英逼问,为什么没有联系自己。

  黄涛自述,因为害怕单位和家属知道此事,他开始写保证书安抚才貌都不出众的对方,“作为庭长,有次拿着公章做报表,写完了之后她偷盖的。”在黄涛印象中,加盖公章的保证书只有一份,对于三份日期不同保证书都加盖有公章一事,黄涛表示自己并不知情,“那我就不知道了,不是我盖的章。保证书有的写了好几遍,我跟她能有什么感情?”

  提及双方所拍摄的婚纱照,黄涛表示是被骗去拍摄的。“刘英说表姐给了个免费摄影的机会,拉我去拍合影,到了之后我才发现是拍婚纱照。”

  至于二十万元借条,黄涛直言是被胁迫的。“给刘英写的欠条有一二百万了吧,还给她哥哥写了一个二十万的。但没有打款记录有欠条也白搭。再说,她哪有那么多钱?”

  黄涛表示,今年夏天自己曾起草了书面材料向组织交代自己“误入歧途”一事,但始终没有勇气。他说将马上向单位说明情况,“组织上该咋处理咋处理。”

 

责任编辑:范光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

人民监督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纽约时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BBC 美国之音 Google 中国舆论监督网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