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时代遗患 为官不为遭炮轰

2015-03-17 11:14 来源于:互联网 | 作者:王磊 | 浏览:
李克强在今年“两会”上,首次将治理“庸官懒政”纳入《政府工作报告》。连日来,更是频频三令五申要整改中国政坛“庸官懒政”现象。
    李克强在今年“两会”上,首次将治理“庸官懒政”纳入《政府工作报告》。连日来,更是频频三令五申要整改中国政坛“庸官懒政”现象。此前,人们对此现象的成因认知一直停留在反腐压力下引发的官员“不作为”。但现在看来,问题的症结或还在于中央"不作为"所引发的政治惯性使然。中共的统治和权力模式是自上而下传导的,上级不作为为下级不作为提供了借口和理由,上级缺乏有效地领导和管控,也为下级制造了乱作为的空间,导致官场的恶行频现以及社会矛盾和问题的积压,胡锦涛时代则较为有代表性。而目前中共虽已经认识到官员不作为的社会危害,但若不加快建设完整的规定或制度,治理“庸官懒政”显然就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也是中共塑造合法性的重要途径。

    政治惯性成“为官不为”诱因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李克强强调今年政府工作的一个重点目标是整治官场的“不作为”现象。“对为官不为、懒政怠政的,要公开曝光、坚决追究责任。”官员的“不作为”已经成为继“乱作为”之后中共要向自身开刀的第二个毒瘤。

    十八大后,经过两年多的强力反腐,对于官员队伍形成了强大的威慑力量。很多官员出于自保,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错”的侥幸心态,在没有了腐败空间的情况下,对于自己应该办的事情,不是积极有为,而是消极懒惰,逃避责任。过去老百姓送礼,官员才肯办事,现在不允许官员收礼了,一些官员索性连事儿也不办了,最终受害的还是百姓。这种现象可以理解为官员对于反腐的“软抵抗”。

    很多人因此认为反腐是导致官员“庸懒散拖”和“不作为”的罪魁祸首。其实官员的“不作为”可能还有另外一个重要诱因,即官员不作为政治惯性的使然。胡锦涛执政时期中国经济增速保持年均10%以上,中国GDP排名从全球第六名跃升至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得到极大幅度的提升。胡锦涛领导中共先后战胜了SARS疫情、汶川大地震等重大灾害。但是,在胡锦涛执政时期,由于老人干政、“九龙治水”、各管一摊、胡个人政治权威不足等原因导致了中共在胡锦涛的第二个任内“不折腾”,也即没有推进重大的改革措施,改革陷入了僵局,官场的“不作为”就成为胡锦涛时期的一大“特色”。

    由于中共官场的权力是从上至下传导下,下级以上级唯首是瞻。而胡锦涛执政的十年基本上是"无为而治"的十年,除了废除延续两千多年的农业税,建立覆盖城乡的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体系,没有拿得出手的重大改革举措。到了执政的第二个任期,更是被问题追着走,维稳成为中共执政第一要务,没有精力推进改革,对于腐败问题也是不够重视,很多小老虎逐渐的壮大,终于是“养虎为患”,“苍蝇”变成了“老虎”,“小老虎”变成了“大老虎”。比如周永康在胡锦涛时期历任公安部长、国务委员、并于十七大升至中央政治局常委,但是在这期间伴随着他职务的升高,其贪腐情况也是越来越甚,终于形成了“针扎不进,水泼不进”的政法独立王国,绑架了胡锦涛时期的中共治国策略。

    中央不作为,于是层层传导,下面的官员也养成了“不作为”和“乱作为”的恶习。比如童名谦在担任湖南衡阳市委书记的时候,严重不负责任,不正确履行职责,导致发生了震惊全国的衡阳人大代表贿选案。习近平得知后,非常震怒,连问了六句“共产党员去哪里了?”。官员们有权就很“任性”,抱着“有权不用,到期作废”的心态,纷纷以权谋私,大捞一笔,把手中的权力变现。于是腐败问题滋生蔓延,成为威胁中共统治的一大内因。

    不管是在改革领域,还是在反腐领域,中央采取了“不作为”的态度,这种“不作为”的态度传递到下面就变得更甚,“不作为”甚至变成了“乱作为”。所以今天中共官场的“不作为”现象固然有反腐的因素。但是也有中共官场“不作为”政治惯性延续的因素。

    “为官不为”会造成严重的政治后果

    官员“不作为”会造成以习近平为首的新一届中央的改革举措难以落实下去。李克强曾多次因“政令不出中南海”而拍桌子。 新一届中央执政以来,以强力反腐和深化改革作为执政的两大抓手,赢得了舆论的支持以及民心的回归。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推出了330多项改革举措,四中全会后又推出了180多项改革事项,如果这些设计的很好的改革任务无法顺利地推行下去,那么新一届中央所得到的支持就会逐渐的散去,中共可能会迎来新的执政危机。

    官员“不作为”可能造成中国经济陷入“中等收入的陷阱”,2014年中国GDP增速降到了7.4%,这是近21年来的最低增速,中国经济的下滑可能成为危及中共统治的最后一根稻草。在习近平、王岐山反腐铡刀一次次落下之时,很多官员整日变得人心慌慌,无心关注经济发展问题,致使中国经济陷入中高档,再也难以重现“昨日辉煌”。近期美国知名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在《华尔街日报》撰文称“中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其中列的五大理由之一就是中国经济的问题。而官员的“不作为”可能会使中国的经济难以走出下滑的阴影,中国也可能会经历巴西等南美洲国家正遭遇的“中等收入陷阱”。

    官员的“不作为”还会造成社会治理陷入困境。中国是一个“大政府、小社会”的国家结构,政府控制着很多权力,而公民社会发育则非常不健全,社会无法形成对政府的制衡。如果政府的力量再出现缺位的话,无疑社会治理会出现更加严重的问题。当前的中国社会,邪教组织、传销等危害社会安全和稳定的现象十分严重。这无疑也跟政府的“不作为”密切相关。如果政府不及时进行整治,很多威胁社会稳定的因素可能会逐渐积累,可能突然有一天就会变成威胁中共统治的一大力量。

    整治“为官不为”恶习需从制度建设入手

    目前新一届中央已经认识到了“为官不为”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已经引起了他们的高度重视。李克强第一次把整治“为官不为、庸官懒政”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中。习近平、王岐山、刘云山等政治局常委也分别助阵李克强,体现了中央对于这一问题的高度重视。

    解决这一问题,应该首先从清理干部队伍入手,把真才实学和积极有为的干部调到领导岗位上来,把那些“不作为”的干部调离岗位。要解放思想,彻底改变用人制度,要把公务员中支持反腐也愿意按照新一届领导施政方针的干部大胆提拔上去。打破地域、打破级别限制、打破条条框框。

    改变官员的选拔任免方式。应该不拘一格降人才,将一些能力出众的体制外人才吸引进官员队伍。选拔官员要注重其工作能力,而不是任人唯亲,只选拔那些只会拍领导马屁的庸才。应该加强民众对于官员的监督权利,让民众对于官员的选拔、考核拥有发言权和投票权。改变过去只依靠上级和组织部门的意见选拔人才,应该多听取群众的声音,有一些官员应该经过人民的选举才能上去,让人民能够随时监督官员的行为。

    加强对于干部的奖励机制,吸引更优秀的人才进入到公务员队伍。目前很多地方的基层公务员待遇较差,难以吸引到优秀人才。因此中央需要改变基层公务员的结构,裁减冗余。把公务员放到干事的岗位上,并提高他们的待遇,让他们的生活没有后顾之忧。只有这样才能减少官员的怨言,增强官员干事的动力。

    加强对于干部“不作为”行为的督查和惩罚。可以接受人民群众的举报,只要接到了人民群众的举报,组织部门或纪检部门就可以介入调查,对于官员“不作为”行为进行严厉查处,就像反腐那样,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对官员形成新的威慑力,使其不敢再继续“慵懒散拖”。

    官员的“不作为”现象不是今天才有的,是官员形成的政治惯性的延续使然。官员的“不作为”可能会造成严重的政治恶果,包括可能使中共改革难以得到落实,可能会使中国经济进入“中等收入陷阱”不能自拔。因此只有下大力气像反腐一样重视解决官员的“不作为”问题,才会使三中、四中全会绘下的改革蓝图能够得到实施。中共才能继续保持统治的稳定和有序,重塑自身的合法性。

责任编辑:rmjdw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人民监督网郑重提示:
    请你记住,无论你身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哪个角落,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随时都是你坚强的后盾,请你记住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规定: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的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法律,发布的言论应符合法律。
评价:

编辑推荐


X
分享到微信

友情链接

央视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中国纪检监察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新浪网 新华网 人民网 法制晚报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报 观察者 新京报 今日头条 腾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