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白雪山

2015-11-29 10:40 来源于:财经杂志 | 作者:财经杂志 | 浏览:
“60后”的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白雪山从政22年官至副省级,11月6日,他一直通畅的仕途戛然而止。

白雪山(资料图)
 

  “60后”的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白雪山从政22年官至副省级,11月6日,他一直通畅的仕途戛然而止。

  这一天,中央纪委副书记张军主持的宁夏调研党风廉政建设工作座谈会在银川召开,宁夏回族自治区主要领导几乎全部参会。

  与常规会议稍有不同,散会时,主持人突然宣布,副省级以上干部留下有重要通知。一位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临近18时,曾休会10分钟,在此期间,白雪山被中央纪委带走。”

  当晚22时20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宣布白雪山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白雪山的落马,打破中共十八大后宁夏无副部级以上“老虎”落马的纪录。建筑商人出身的白雪山从政后,其兄弟和挚友及其之前掌控的公司深度涉及石料开采、房地产等商业领域,他本人也在一手编织的政商网络中迷途。

  为何弃商从政

  1961年5月,白雪山出生在陕西省吴起县铁边城镇白石咀村。1976年5月,15岁的白雪山初中二年级未毕业,就辍学跟随家人移居宁夏银川原郊区(银川市郊区之后变更为金凤区,一部分划分到西夏区)良田乡保伏桥村一队,后转至保伏桥村五队。

  在保伏桥村生活八年后,1984年元旦,23岁的白雪山迎来他人生第一次转机,进入当时的良田乡建工队。1985年4月,良田乡建工队更名为银川郊区第二建筑公司(下称郊区二建),白雪山成为该公司首任总经理。

  此时的郊区二建规模很小,身为总经理的白雪山,经常赶着毛驴车四处送楼板。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建筑行业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郊区二建利用地处银川近郊优势,得以迅速发展壮大。

  经过一年多,郊区二建已经拥有30多间办公室,100多名建筑工人,随后办起了白云沙发厂。1986年,郊区二建又成立了木材加工厂。1987年3月,郊区二建组建起了机运队。在此期间,陕西定边县的朱宏魁进入郊区二建。

  曾经当过民办教师的朱宏魁,为人忠厚老实,得到白雪山的格外器重。不久,朱宏魁被任命为白云沙发厂厂长。1994年,朱宏魁任郊区二建总经理,直至2015年7月被有关部门带走,朱宏魁追随白雪山20多年。宁夏多位官员透露,“朱宏魁被带走后,大家便猜测白雪山要出事。”

  三个月后,猜想变为现实,白雪山被调查。实际上,白雪山被有关部门调查,已经不是第一次。

  1990年8月,宁夏烟草专卖局原局长杨杰落马。此时白雪山已是银川周边地区知名乡镇企业家。多个信源证实,白雪山卷入宁夏烟草系统腐败窝案,曾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但40多天后重获自由。

  一位熟知白雪山的人告诉《财经》记者,“此事深深触动了白雪山,他认为没有权力有再多的钱也没用,从此,白雪山有了弃商从政的念头。”

  1993年5月,商人白雪山因为一些机缘尤其是从商期间积攒的官场人脉,被任命为银川市政府驻上海联络处主任,从此踏上从政之路。

  1994年9月,白雪山从上海调回银川,任银川市原郊区党委常委、副区长,白雪山仕途颇顺。

  1996年12月,从政三年多的白雪山,已是银川市原郊区党委书记。就在其主政原郊区时,郊区二建改制为股份制企业,随后该公司又成立了白云房地产开发公司(下称白云公司)。

  如今,郊区二建已成为银川知名企业,尤其是白云公司,所开发楼盘和储备土地数量惊人。

  2001年2月,白雪山升任银川市委常委,同年9月,离开原郊区任贺兰县委书记。在贺兰县任职14个月后,即升任为银川市委常委、副市长。

  2003年12月,白雪山任银川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又过两年之后,2005年7月,他已经是银川市市长。

  15年里,白雪山从一个普通的乡镇级商人变成主政首府的正厅级官员,这在官场并不多见。

  吴忠“白拆”书记

  2007年10月16日,白雪山就任宁夏吴忠市委书记。

  上任一个月,白雪山就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城乡环境综合整治暨绿化美化工程启动仪式。在此次启动仪式上,白雪山强调,“实施城乡环境综合整治和绿化美化工程,是提升城市形象,改变城乡面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要内容。”

  上述工程在吴忠掀起大规模的拆迁风暴。2008年9月21日,宁夏新闻网报道,不到一年时间,吴忠市的拆迁面积达625万平方米,这个数字,比吴忠市区的住宅面积还要大。在这场拆迁中,群众先后为吴忠市委、市政府送去40余面锦旗、牌匾,还有喜庆的锣鼓和秧歌,群众的满意率达97.6%。

  如此大规模的拆迁,高满意率实属罕见,成为吴忠周边城市学习的典范。2012年11月27日,吴忠网报道,“吴忠市拆迁经验引来‘取经人’,灵武市政协主席郑学文带队到吴忠市学习交流拆迁工作经验,并由吴忠市政协副主席尹金生陪同。”

  上述并非个例.2013年4月8日,国家土地督察西安局官网消息,为进一步做好征地拆迁工作,学习借鉴好的经验和做法,银川市国土资源局会同市财政局、市辖三区政府征地拆迁办公室负责人赴吴忠市学习征地拆迁工作先进经验,同时邀请吴忠市征地拆迁管理相关人员到银川市举行座谈会,交流传授征地拆迁及档案管理等方面工作经验。

  “吴忠经验”声名远播,覆盖了民间的一些怨言。

  吴忠市利通区古城镇五星村的村民告诉《财经》记者,“当时,所有拆迁均不与村民签订协议,镇政府和村委会决定后就必须拆迁。”

  “曾有村民不同意拆迁,被人打得头破血流”。吴忠市利通区的村民们抱怨,“由于白雪山对于拆迁一贯强硬,即便是强拆了民房也是白拆,不会得到任何额外补偿,如果是临时建筑一分钱也不会补偿,我们本地人称白雪山为‘白拆’书记。”

  拆迁过后,吴忠市区周边陆续建起了金属物流园、汽车城、花卉市场和金积工业园区,但是很多土地被圈起后,并未得到实质性开发,尤其是金积工业园区内大片土地被撂荒。

  在吴忠许多当地人看来,建筑商出身的白雪山虽长于修路盖房,但始终是“包工头”思维,欠缺规划。

  谁的白云公司?

  今年7月,郊区二建总经理朱宏魁被有关部门带走,引起连锁反应。

  朱宏魁是郊区二建旗下地产公司、白云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工商资料显示,1997年7月4日,白云公司成立,注册资金约1亿元,法定代表人为朱宏魁。其中郊区二建出资2366万元,持股24%,朱宏魁出资7266万元,持股73%。

  白云公司注册成立时,白雪山正是原郊区党委书记。

  知情人说,“白雪山最早就落户在保伏桥村,如今保伏桥村近万亩良田都被征走,有大量土地都在白云公司名下,承诺给村民安置的市场,最后也变成白云公司的宝湖综合市场。”

  保伏桥村附近有多个白云公司的项目,包括宝湖花园、华雁湖畔、宝湖经典等房地产项目。其中宝湖花园占地面积约为17.5万平方米(263亩),总建筑面积约为48.2万平方米,这仅是宝湖花园一期项目,宝湖花园二期项目正在处理地基。

  据宝湖花园的《商品房预售证》显示,宝湖花园建设用地许可证为“银规建地字第(2013)002号,而土地使用证号则是“银国用(2004)第17341-17342号”。依据上述批文时间推算,白云公司拿到该土地九年后才进行开发。

  白雪山快速升迁的同时,白云公司的规模也在逐步扩大,而且发展轨迹与白雪山升迁路线高度吻合。

  2001年9月,白雪山到任贺兰县不久,就召开了全县干部大会。

  “会上,白雪山语出惊人,‘你们不要给我送钱,我比你们都有钱,只要把德胜工业园拆迁工作搞好,自然就会提拔重用你们’。”曾在现场参会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此后八个月时间,贺兰县与银川之间,建起一座新工业园区——银川德胜工业园区。该园区规划用地面积约1.6万平方米,园区规划涉及德胜、永胜和新胜三个行政村。在短时间内,就完成三个村的拆迁工作,白雪山的强悍政风此时已经显露。

  一位熟知内情的人士说,“德胜工业园大部分的道路硬化均由宁夏建宏道路有限公司(下称建宏道路公司)施工,待项目完工后又以2000亩土地抵了工程款,该地块位于大连路以北,唐徕渠以西,至今未开发。”

  2004年4月,银川德胜工业园管委会成立一个月后,建宏道路公司也注册成立。这样一个新成立的道路公司,随后顺利中标几乎所有项目。

  建宏道路公司为白云公司控股企业,工商资料显示,2002年4月19日,建宏道路公司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为朱宏山(朱宏魁弟弟),公司注册资金为2568万元,其中白云公司出资2132万元,持股83%,郊区二建出资435万元,持股17%。

  就上述问题,银川德胜工业园区管委会办公室史姓主任说:“管委会没有之前的合同资料,不过建宏道路公司实施的工程很多人都知道。”

  银川市土地权属登记管理中心数据显示,白云公司目前名下有92宗土地,合计约87.6万平方米(1316亩)。该中心工作人员说,“此前白云公司开发的大宗土地,如果房子卖完了就会自然注销,这是目前白云公司的名下土地。”

  兄弟砂石厂突围

  银川市区向西30多公里是贺兰山东麓,这里不仅有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还是宁夏地区重要葡萄种植基地。在自然保护区周边,则分布着多个大型砂石厂。

  邻近自然保护区的8个砂石厂,是银川兰山砂石厂(下称兰山砂石厂)的分厂。兰山砂石厂于1999年2月8日注册成立,公司注册资本为200万元,法定代表人是白雪亮,系白雪山大哥。

  《财经》记者在兰山砂石厂办公室墙上发现一张通知,“接到银川市国土局和环保局的通知,从即日起本厂停止生产、销售,请各位司机用户谅解。”落款时间为2015年11月。

  兰山砂石厂一位工作人员说,“砂石厂是11月7日停工,所有工人已全部放假。”

  兰山砂石厂办公室周边,均是深达数十米的深坑,有的选料机械设备还在,有的已是废弃多年。

  2013年3月13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土地和矿产权交易中心一宗成交信息显示,兰山砂石厂竞得“宁采矿挂字(2003)1号”采矿权,资源储量为170.51万立方米,挂牌成交价为256万元。以每立方砂石1.5吨计算,兰山砂石厂每吨砂石的成本约为1元。

  兰山砂石厂的销售价格表显示,6种石料均价每吨14元左右。再除去中间环节,以此推算,每卖出一吨石料,兰山砂石厂的利润约为6元,如果每天销售1000车石料,以每车55吨计算,兰山砂石厂一天的净收入约33万元。

  正因为利润丰厚,贺兰山下曾出现数十家砂石厂,而且都有着错综复杂的背景。

  一位经营石料的老板说,“凡是能在贺兰山下开砂石厂的都有一定的关系,否则是经营不下去的,在选厂和销售以及应付监管部门方面,都有很多讲究和潜规则。”

  但是,这一局面被白雪山打破。2005年8月16日,新华网报道,时任银川市代市长白雪山带领市国土、交通、环保等部门,以及永宁、贺兰、西夏区有关负责人,对贺兰山东麓一带的砂、石、土开采现场进行了实地调研后表示,要下大力气把贺兰山东麓的砂、石、土开采治理好,把银川的西大门治理好。

  据上述报道,银川市当时有矿山开采和加工企业77家(不含灵武市),由于缺乏统一的规划和管理,存在重采轻治、采空区闭坑复垦治理不均衡,无开采规划或规划不合理等问题。为此,成立了以白雪山为组长,交通、监察等16个单位为成员的领导小组,对开采情况进行整治布置,研究解决采砂、采石、石料加工和取土后的闭坑复垦等问题。

  白雪山曾多次公开强调,对不符合规定、乱挖乱采的厂子该关就关,该停就停。要建立专门的开采区,并加大闭坑复垦力度,有效结合银西生态防护林工程等整体规划,达到既发展地方经济,又起到保护生态和环境的目的。
 

  经过几番整顿后,贺兰山下砂石厂“幸存者”寥寥无几,但是兰山砂石厂得以保留。上述老板说,“其他小砂石厂关闭了,而兰山砂石厂规模却进一步扩大,后划分为八个分厂对外承包生产,按50%比例分账。他们采挖石料后的回填复垦力度也很小,否则不会留下那么多深坑。”

  建筑商人出身的白雪山,其仕途经历也没有离开过拆迁、征地和矿石开发等建筑领域。即使到了2013年,白雪山当选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后,他分管的国土资源厅、住房城乡建设厅等领域依然与建筑有关。

  不管是原郊区二建,还是白云公司,抑或兰山砂石厂,背后似乎都有白雪山的影子。而在此背后,白雪山如何“运筹帷幄”,尚需有关部门的调查结论和司法的最终认定。

责任编辑:范光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需要登录才能回复: 点击登录
最新评论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

人民监督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纽约时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BBC 美国之音 Google 法制晚报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报 观察者 新京报 博客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