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顶山公安太窝囊 黑社会“执法”很嚣张

2016-09-05 09:59 来源于:人民监督网 | 作者:记者 范光涛 | 浏览:
于延果“统治”下的平顶山市公安局光明路分局(光明路派出所)在网络上臭名昭著,被多名网民实名举报该局与房地产开发商老板勾结,残害群众。

  【人民监督网讯 记者 范光涛日前,人民监督网记者接到河南刘红勋先生实名举报平顶山市公安局光明路分局局长于延果渎职侵权、非法拘禁等违法违纪问题。

  人民监督网记者调查发现,于延果“统治”下的平顶山市公安局光明路分局(光明路派出所)在网络上臭名昭著,被多名网民实名举报该局与房地产开发商老板勾结,残害群众。当地群众愤怒地说:“我们平顶山现在是黑社会在执法!”

催要借款被开发商打成轻伤

  2016年7月22日下午6时许,在平顶山市凌云宾馆,河南天河置业集团公司老板杨广松叫来六个服装统一、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年轻人到其房间密谋后,杨广松以下去请吃饭为由诱骗前来为好友催要借款的孙国平等人下楼。

  在宾馆一楼大门口,杨广松指使这群年轻人对不知情况的驾驶员王团结进行群殴、暴打。

  图:河南天河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广松

  经法医鉴定王团结为:轻伤(颈椎骨折)。但案发至今一月有余,平顶山市公安局光明路分局却对房地产开发商杨广松(河南林县人)组织、指使的涉嫌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罪久拖不理。

黑社会“执法”

  2016年8月16日,由于王团结被殴打致轻伤一案迟迟得不到公正的处理,王团结等人到天河公司售楼部门外找杨广松讨要说法。上午10时许,售楼部门外开来几辆车身喷涂“警察”且挂警牌的依维柯警车、桑坦纳等警车。从警车上下来四十几个身穿警服、佩戴警帽、警衔、警号的“警察”,直接进入售楼部“吓唬”讨要说法的王团结等人。拨打110报案后,出警的公安民警当场确认四十几个身穿警服的均系假警察。

    图:河南平顶山市公安局光明路分局局长于延果

  上述一系列黑社会“执法”情况发生后,刘红勋多次到平顶山市公安局光明路分局找局长于延果反映情况,要求立案查办。于延果以各种理由推脱。在于延果的指使下,平顶山市公安局光明路分局仍然对杨广松指使他人冒充警察的行为敷衍。

讨要公道反被刑拘

  万般无奈之中,受害人和亲朋好友一起去找打人凶手杨广松讨要说法。2016年8月25日上午,给王团结讨要说法的亲朋好友在天河置业公司的售楼部门外时,驶来几辆警车,下来二十多个身穿特警制服的人,不分青红皂白就辱骂、抓捕王团结等人,其中一个特警过来对小杰就是一个脖拐,边打边骂:“妈那X,你个蛋子孩子,你事还不稀哩……” 。

  王团结的亲朋好友侯东东、王显利、藏克星、杨贯亚、温向阳、马艳超、闫三合、程绿杰、刘现贡被带到光明路公安分局后,均遭到警察的吊打,不让喝水、吃饭、睡觉。

  经过长时间的疲劳审讯,警察分别拿来一张纸,不让看上面的内容,逼着他们在下方写上:“以上内容看过,与我说的一样。”签上名字后,审讯他们的警察让喝水并每人赏给一根香烟。这些为王团结讨要公道的亲朋好友均被刑事拘留。一位不敢透露姓名的律师会见过当事人,如是对人民监督网记者说。

黑社会和公安局长是一伙儿

  无独有偶,人民监督网记者调查发现,平顶山饭店职工卜大平于2015年10月13日下午,在东建设街小区13号楼楼下看到有一群人在小区闹事,经核实是开发商雇佣的黑社会人员,掏出手机想要拍照,立刻被其打伤。

  后开发商雇佣的黑社会人员将卜大平带离殴打现场至山顶公园的一个墓地旁,开发商雇佣的三人再次对其拳打脚踢,把卜大平打跪在地,轮番用脚踹他的头部、胸口、后背及裆部。之后,把卜大平的手机打开看了看里面有没有录下什么东西,当看到卜大平手机相册里卜大平女儿的照片时,问卜大平这女的是不是他闺女。

  三名黑社会中有一个稍瘦平头的人,从兜里掏出一把折叠刀在卜大平的脸上比划恐吓说:“敢报警,弄死你再弄死你闺女。” 

  殴打卜大平2个多小时后,一名黑社会说:“今天要不是看你年龄大弄死你,绑架你,我们也是为开发商贾老板办事,以后再给贾老板作对活埋你,我们离开后你在这老实呆着。”

  黑社会三人转身离去,感觉他们走远后,卜大平从地上爬起走出了墓地小树林,打车直奔光明路公安分局派出所报案。

  到了光明路分局,卜大平的家人已经在报案了,在值班室外的大院里值班民警简单的问询过之后,敷衍了事的说让卜大平先去看伤住院。

  两三天后在卜大平住院期间,办案民警迟迟不来,卜大平只能走出医院,拖着伤痛的身体由女儿陪同,又到光明路分局找了主管卜大平案件的警官办公室,做了笔录。

  此后,民警在于延果的指使下就一直在敷衍卜大平,至今案子也没有一点进展,卜大平多次无功而返。

  卜大平小区的左邻右居都传说分局局长于延果和开发商及雇佣的黑社会是一伙儿的,所以报警一百多起,始终没人管,没有一起立案查处的!

公安局长不让立案

  平煤集团安装处工作的卫铭,于2000年单位分给住房一套,位于建设街27号楼一层一号,因父亲有病,父母跟他居住,经单位领导同意,在后院自建二十几平方小房一间。

  2013年,开元盛大房地产公司开发此地,他配合开发商把主房交出,并与开发商签订合同,合同内不包括自建小房,70多岁卫铭母亲居住在房屋内。

  2015年7月,卫铭的老母亲被邻居家狗咬伤,暂住卫铭家。在此期间,开发商趁卫铭家无人,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几十人将卫铭自建房东墙砸开,将房屋内物品及包裹扔出,包裹内有卫铭奶奶和父亲的遗物,奶奶的银首饰一套五件,水晶石眼镜一副。卫铭母亲现用物品,空调一台,彩电一台,锁边机一台,饮水机二台,沙发床及被褥等物品丢失,价值三万余元,并将东墙所砸之处安装一防盗门占为已有。

  卫铭与开发商多次交涉无果,开发商不但不赔偿卫铭家损失,并于几日后又二次将卫铭家院门和屋门锁换掉,使卫铭家人无法进入,使卫铭母亲至今无法居住,并扬言说他们公安有人,想到哪告都中,警察出了100多次警,都不咋着他们。

  卫铭当时说打110报警,开发商张经理说,别浪费电话费,到院门口喊都中,我不知何意,出门一看,警察正在出警,原因是开发商威胁恐吓卫铭邻居老两口,并往他家屋门泼满红油漆,他们报了警,警察正在现场处理。卫铭也随机拨打了110报警,在此张经理说卫铭不想活了,并出门叫人去,卫铭与家人非常害怕,于9月7日当场拨打了三次110报警。

  卫铭多次要求办案人员秉公执法,帮他追回物品损失,归还自建房屋,但光明路公安派出所置之不理。卫铭多次到派出所问结果,警察对卫铭不理不睬。

  至今,自建房屋还被占用,卫铭所居住的这片小区住户很多,有的与开发商签订合同,大部分未签订合同,但卫铭所居住的楼没有一户搬迁。

  以上事件发生后,卫铭迫于无奈,当晚找到光明路分局周均安教导员,给周均安送了一千元现金,求周均安伸张正义,周均安告知卫铭:是于延果局长交代不让办理开发商抢夺财产的案件。

  卫铭当时声称要见于延果局长反映,周均安说:“于延果局长在外地,再三打电话交待他,不要立案。”
 
  知情者称,平顶山市公安局光明路公安分局局长于延果经常和多个房地产开发商老板“称兄道弟”,为房地产老板的“强拆伟业”保驾护航。”

 

责任编辑:范光涛
顶一下
(48)
70.6%
踩一下
(20)
29.4%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友情链接

人民监督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纽约时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BBC 美国之音 Google 中国舆论监督网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