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继庆为何成山西官场“败家子”?

2012-03-14 14:56 来源于:人民监督网 | 作者:记者 范光涛 | 浏览:
山西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副主任张继庆 权色交易、敛财过亿、溃坝致死277人 张继庆为何成山西官场败家子?

 图:山西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副主任张继庆

权色交易、敛财过亿、溃坝致死277人——
张继庆为何成山西官场“败家子”?

    人民监督网讯:(记者 范光涛 )2008年9月8日,山西临汾市由于非法违规建设、生产,违规排放尾矿,发生了震惊世界的“襄汾溃坝”事故,导致277人死亡,4人失踪,33人受伤。时任山西省长孟学农不得不辞职,与此关联的一百多人受到了党纪国法处理。

    然而,让世人瞠目的是,时任临汾市委常委、纪检书记兼临汾市打击私挖乱采领导组组长张继庆,不仅没有处理,反而在山西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副主任官位上吆五喝六。此事在山西官场和民间反响巨大,百姓纷纷骂其为“漏网之鱼”!

山西官场“败家子”

    在山西临汾,官场生态环境极其恶劣,却有这么一个人,在历经多次震惊中外的重大矿难事故及“襄汾溃坝”的特大事故中,无论市委书记、市长、省长怎么走马灯似的轮替,他的官运却一路亨通,长兴不衰,并且在这种不断的变换更迭中,一直泰然自若,久居“肥差”,敛取了巨额财富,每次均能进退得当,从未倒下过一次。2012年4月,即将近退休的他,官运也达到“顶峰”。

    他就是即将退休“平安软着陆”的副厅级官员张继成,现任山西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副主任,堪称山西最牛的“官场败家子”。

    张继庆,男,汉族,1952年3月生,山西清徐人,在职研究生学历。1969年12月参加工作,1970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山西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副主任——副厅级干部。

敛财有方

    山西省临汾市是古代尧帝设都之地,也是山西的矿产大市。也正是这些丰富的煤炭资源,造就了众多“矿老板”,他们为了获取巨额利润,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常常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地在官场寻求自己的靠山。而张继庆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猎物和目标。

    2001年1月,张继庆从太原调任临汾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兼任临汾市打击私挖乱采领导组组长,肩负着整顿煤矿秩序的重任。但是,张继庆置党纪国法而不顾,在利益的驱使下,长期与煤老板、矿老板、房地产开发商结成了权势利益同盟,成为他们的保护伞和“股东”。

    在张继庆上任之前,市纪委每年开支不过30万元。他上任之后,每年都要超过200万元。

    临汾市纪委一位不愿具名的干部告诉人民监督网记者,2003年,临汾市国税局要装修一座大楼,张继庆给该局介绍了一个工程队,因为国税局出的钱少,张继庆非要让加大预算,对方不从,张继庆让执法室主任陆某把国税局的银行帐户查封了,使致使临汾市国税系统几个月都处于瘫痪状态!

    这位临汾市纪委干部还告诉人民监督网记者,临汾的“安宇花苑”的房地产开发商老板安东升给张继庆送了20多套商品房。张继庆分给纪委室主任以上及身边工作人员各一套,由于这些人均有住房,所以大部分被卖掉,多则获利20余万元,少则10余万元。

    张继庆还让纪委执法室牵头,由地矿、公安等部门参与,向2900多座大小煤矿及上千座铁矿收取资源费,仅此一项,张继成就敛财过亿元。为此,时任临汾市纪委书记张继庆在首都北京购置房产多套,儿子在北京开着豪车。

    时任临汾市纪委书记张继庆“发财”后,又盯上市长的位置,便开始到省城太原送钱“跑官”。由于他经常让财务把钱汇到太原最豪华的东江大酒店,在纪委内部引起怨声一片。临汾市纪委干部如是对人民监督网记者说。

 逢凶化吉

    2007年12月5日,在张继庆分管煤炭领域期间,临汾市洪洞县瑞之源煤业有限公司,发生了因超层越界、乱采滥挖、非法盗采而导致的重特大瓦斯爆炸责任事故。

    该事故导致105人死亡、18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4275万元。78名事故责任人受到党纪、政纪、国法追究。而分管临汾市煤矿秩序的张继庆却“幸运”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时隔半年之后,临汾又发生震惊全国的溃坝事故。临汾113名事故责任人受到责任追究。其中,新塔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佩亮、襄汾县县委书记亢海银、襄汾县县长李学俊、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总工程师刘书勇、山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苏保生等51人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同时,62名事故责任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临汾市市委书记夏振贵被撤销了职务,临汾市市长、市委副书记刘志杰,临汾市副市长、党组成员周杰也被撤职,襄汾县原县委书记陈玉士、原县长张金凤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又责成山西省人民政府向国务院做出深刻检查。

    而该事故的“主犯”之一,时任临汾市打击私挖乱采领导组组长张继庆竟毫发未损,逃脱了党纪国法的惩罚!

本图:中纪委关于山西襄汾溃坝事故背后腐败问题的通报

    这位不愿意具名的临汾市纪检干部,在向人民监督网记者谈到当年的这起震惊全国的重特大责任事故说,损失太惨重了!事发地那天正赶上逢集,事故致死无辜百姓277人!

    从领导层面讲,作为时任临汾市委常委、纪检书记张继庆,又分管全市整顿矿山秩序领导小组的组长,平素执法不严,监管不力,甚至与新塔矿业有限公司的老板张培亮称兄道弟,打得火热,怎么能管得住,又怎么舍得管呢?

    造成该事故的新塔矿业有限公司的安全生产许可证已经被吊销两年多了,却依然非法生产,张继庆多次到新塔矿业公司检查工作,难道他就不知道?监管部门在明知企业非法生产的情况下,却没有进行彻底整改和停产,直至特大事故发生。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张继庆虽然在“襄汾溃坝”事故前的2008年8月18日,被调到山西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任副主任,但他在这场溃坝的特大事故中脱不了干系!

    知情人向人民监督网记者透露,事故发生后,张继庆惊慌失措,为摆平此事,张继庆花了几千万元送礼,终致逃脱法律惩罚。

矿老板的“保护神”

    山西前媒体人高勤荣在微博上爆料称,张继庆在临汾任纪检书记期间,大肆收受煤老板的贿赂。据群众反映,溃坝的发生地新塔矿业老板张培亮三次给了张继庆600万元,并答应如果张保护有功,每年将煤矿利润的百分之三十孝敬张继庆!

    据当地新闻线人向人民监督网记者介绍,在襄汾县,张培亮的名字可谓妇孺皆知,但少有人与他见过面。张培亮现年50多岁,是临汾市翼城县人,以经营煤矿起家,“目前他手里还握有几座煤矿,价值好几个亿。”张培亮平时坐镇临汾,他在那里还拥有一座名为“水晶宫”洗浴城,而时任临汾市纪委书记张继庆却是这里的常客。

    塔儿山位于襄汾、曲沃、翼城三县交界处,越界开采严重,安全事故频发。地处塔儿山的塔矿最早是临汾钢铁公司的产业,是国有大型企业。九八年十月,临钢并入太原钢铁公司。零五年十月,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挂牌拍卖塔矿。

    第一个接手塔矿的是翼城人吉海彬。当地新闻线人对人民监督网记者说,吉海彬接手塔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收口子”,就是将转租给别人的矿洞的开采权收回塔矿。但这位翼城人“收口子”并不成功。他花了一年时间,带着湖北籍工头,试图赶走四川籍工头。双方曾发生百人械斗,仍未奏效。

    于是吉海彬将塔矿转让给张培亮,即新塔矿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张培亮曾是临汾矿业公司司机,十分精明。张培亮开办焦化厂发家,后涉足矿产业,数年来生意越做越大,在内蒙古、新疆、辽宁都有他的产业,身家据说达数亿元。

    张培亮“收口子”非常成功,而这与他在政界有极深背景不无关系。当地新闻线人对人民监督网记者称,时任临汾市纪委书记、临汾市打击私挖乱采领导组组长张继庆、临汾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段波为此出了不少力,“收口子”时,大批警力出动,将各路工头收拾得服服贴贴。时任临汾纪委书记张继庆和临汾公安局副局长段波的回报是,在新塔矿业公司拥有百分之五十的干股,张继庆占百分之三十干股,段波占百分之二十干股。

    2006年,国土资源部全国范围整顿和规范矿产资源开发秩序,「非煤矿重点矿区名单」中,塔儿山——二峰山铁矿区名列其中;国家安监局也将该矿区列入安全生产重点监控地区。该矿区的安全生产许可证被山西省安监局吊销,但张培亮为何仍要掌控这个危险重重的矿区?因为国际上铁矿资源紧缺,采铁矿是暴利行业。

    新塔矿业公司有十几个矿洞,经营模式为张培亮为大老板,他把矿洞转包给二老板,二老板还可以转包给三老板、四老板,最后是转包给工头,工头请工人挖矿。但竟然都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和采矿许可证。

    当地新闻线人告诉人民监督网记者,由于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新塔矿业公司办理工商登记执照时,临汾市工商局按照程序拒不给张培亮办理。

    时任临汾市纪委书记、临汾市打击私挖乱采领导组组长张继庆亲自出面在工商登记申请表上签字、背书,新塔矿业公司的工商登记执照才办理下来。

    临汾市委大院一位厅级老干部告诉人民监督网记者:“溃坝事故发生后,多家媒体报道公安局副局长段波为张培亮立下汗马,其实抬举了段波。段波作为一个副处级干部根本协调不了市、县各位“诸侯”,各县、乡镇领导也根本不买段波的帐,段波不过是纪委书记张继庆手下的一个“打手”,他们为了一个共同利益——“钱”,走到一起来。”

    张继庆作为手握纪检大权的纪检书记,分管安监工作的市委常委,在张培亮“收口子”行动中,亲自给时任襄汾县县长张金凤、曲沃县、浮山县等地领导打电话,要求支持张培亮“收口子”行动。对拒不配合张培亮的曲沃县副县长郑育敏等五个乡镇镇长、书记予以立案、双规、撤职。

    襄汾县安监局长张新如对“襄汾溃坝”调查组说:“我们下过整改令,但张培亮不听。我们安监部门不敢采取任何强制关闭矿山的措施,大家都知道张继庆书记是张培亮的后台,正是张继庆的庇护,才酿成9.8溃坝悲剧。”临汾市委老干部如是告诉人民监督网记者。

抢夺矿山

    2008年5月份,时任临汾市纪委书记张继庆为给张培亮争夺资源进行了所谓的“资源整合”。

    张继庆让市纪委执法室主任陆建平带队,5月底对临汾市曲沃县矿区杨谈镇党委书记葛鸿胜进行审查、摧残。葛鸿胜逢人就说:“我根本不敢提纪委书记张继庆、公安副局长段波和矿老板张培亮的名字,想到他们我就浑身哆嗦。“9.8溃坝”之前张培亮要用三千万元买我的脑袋,我本想市纪委张继庆书记能为我做主,没想到他们是一家人,却将我双规了。”

    2012年3月5日,人民监督网记者书面采访了临汾市纪检委执法室主任陆建平,至记者发稿时,也没有接到任何回复。

权色交易

    据网帖爆料:临汾市纪检委年轻女干部荷花(化名),有几分姿色,时任临汾市纪检委书记张继庆垂涎欲滴,与其长期姘居,在临汾市委大院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为了长期霸占已打胎二次的荷花,起初临汾纪委书记张继庆不让荷花结婚,荷花不从。荷花最后与张继庆达成长期姘居补偿条件。

    2006年,张继庆利用纪委书记的职权将荷花的“新婚老公”安排到工商局工作。后又将荷花的老公安排到尧都区公安局任“人民警察”,并授了警衔。

    为长期占有荷花,张继庆将原市供销社主任陈怀生吸收为临汾市纪委委员,陈怀生便将供销社的楼房送给了荷花一套。按规定纪委委员应吸收有行政执法权的部门领导,供销社的领导怎么能成为纪委委员呢?此举曾在临汾市干部、群众当中引起了强烈反响。

    张继庆为报答陈怀生的“爱心”,向时任临汾市委书记王国正发难将陈怀生安排为临汾市尧都区区长。

    同时,张继庆还将荷花儿子的户口转到太原市尖草坪,一时在山西临汾成为群众茶余饭后的笑谈。

    2012年3月5日人民监督网记者书面采访了荷花,至记者发稿时没有接到回复。

    山西前媒体人高勤荣对人民监督网记者说:“张继庆对包养情妇的事情声称,谁没有这事儿?”

软硬兼施威胁媒体

     2012年3月5日,人民监督网记者书面采访了山西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副主任张继庆。

    张继庆在电话中咆哮道:“他妈的,这个朱瑞峰(人民监督网主编)他不想活了,我还要杀他呢。中组部副部长的秘书当年借“襄汾溃坝”的事公开出面闹我,这么大的风浪我都挺过去了,我根本不怕。前一段人民监督网闹(曝光)樊纪亨儿子樊宇(大宁县长)轮奸的事,他闹成了吗?樊纪亨现在不是都摆平了吗?……。”

    2012年3月7日,山西籍一位人士找人民监督网主编朱瑞峰说情道:“你们人民监督网扳倒了临汾纪委沈庆华,当时临汾市大小饭店都爆满了,当地干部和群众举杯庆贺沈庆华倒台。朱瑞峰总编在山西口碑很好,你们千万不要闹张继庆书记,张书记可是个好人,“襄汾溃坝”的事儿,已经有了结论,如果闹下去,你们人民监督网名誉可就坏了。”

责任编辑:范光涛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友情链接

人民监督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纽约时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BBC 美国之音 Google 中国舆论监督网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