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腐官不聊生?

2014-10-21 11:09 来源于:纽约时报 | 作者:记者 杰安迪, 储百亮 | 浏览:
北京连续数天,中国福建省的中层官员王光龙被关在一个冰冷的房间里,他不仅没有东西可吃,还要挨打和接受审讯。此外,他不能睡觉或坐下,甚至连靠墙也不行。

    北京——连续数天,中国福建省的中层官员王光龙被关在一个冰冷的房间里,他不仅没有东西可吃,还要挨打和接受审讯。此外,他不能睡觉或坐下,甚至连靠墙也不行。他在后来的证词中说,一次挨打之后,他丧失了部分听力。他后来告诉亲属和律师,自己曾想过自杀。

    他说,最后他接受了一项交易:签署了一份认罪书,承认自己曾受贿17万元人民币,错误地以为这样自己就能获得保释并洗清他坚称莫须有的罪名。

    他的妹妹王秀云在采访中说,“为了活下去,他就做了他们要他做的。”

    目前,中国正在严厉打击政府腐败,已有50多名高级官员和成千上万名普通官员落网。这属于国家主席习近平为了恢复公众对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信心所做的一种努力。根据7月发布的政府统计数据,今年上半年,检方对共产党官员展开了6000多宗调查。

    中国领导人坚定地表示,他们的清理行动才刚刚开始。

    但是,批评人士称,习近平反腐运动的支持者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这场运动的一个关键矛盾:反腐运动虽然以法律和问责的名义展开,但往往由党的机构在法律之外秘密操作,其中充斥着虐待和危险行为,诱捕王光龙的机构就是一例。

    在本报进行的十多次采访中,法律学者和代理落马官员的律师表示,即便以受共产党严格控制的司法体系的标准来衡量,为这些被告辩护都堪称举步维艰。

    他们说,最大的挑战在受指控的官员因为被党的纪检部门扣押而消失的那一刻就开始了。这些人可能会被关上几个月,负责审问的人员则会在此期间设法让他们招供,有时还会刑讯逼供。

    所谓的“双规”是一种不受法律束缚的秘密做法,被拘者通常无法与律师、友人和亲属取得联系。王光龙的代理律师毛立新说,“它剥夺了公民的基本权利。”

    不过律师们表示,就算在案件离开党的纪检部门之手、进入刑事司法体系之后,他们在接触证据、证人和委托人方面仍然会受到限制。他们还说,审判过程往往很仓促,不会考虑被告提出的刑讯逼供指控。

    律师们表示,中国法院很少允许他们传唤辩方证人,检方则经常隐瞒关键证据。

    有罪判决基本毋庸置疑。根据政府公布的数据,在今年上半年因为贪污受贿罪名而接受判决的8110名官员当中,99.8%都罪名成立。也就是说,这些被告当中只有14人被判无罪。

    虽然辩护律师和法律改革的倡导者对习近平的反腐运动表示欢迎,但是他们也警告,有关部门在处理涉嫌行为不端的公职人员时缺乏正当程序。他们表示,如果没有系统性的变化——主要是指一个去政治化的独立司法体系——那么共产党革除腐败、重获公众信任的双重目标就会最终失败。

    “冤假错案太多了,”代理过众多政府官员的资深辩护律师沈志耕说。“老百姓最恨的不是贪官,是枉法。”

    本周,当颇有影响力的中共中央委员会的数百名成员在首都北京召开会议时,毫无疑问,他们将对习近平议程中的一大主题——“依法治国”——表示赞同。

    然而,大多数分析人士一致认为,所有改革提案很可能只能逐步落实;几名律师也对党的领导人放弃影响一些案件结果的权力表示悲观,因为领导人认为,这些案件可能会对他们的权威或亲朋好友的经济利益造成威胁。

    “我们认为,实际上我们还是在一个旧的、没有根本性改变的体制中去工作,”曾为薄熙来担任代理律师的李肖霖说。薄熙来是原中央政治局委员,因为贪污等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目前正在服刑。“法律界有一个理论,如果我们不去追求法治,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没有法治的受害者。”

    尽管表现出了极大的热忱且落马人数不断增加,但党的反腐运动,是根据自己那一套隐秘的规则进行的。考虑到中国官员腐败现象普遍,而司法体制又不透明,外界并不清楚被党的纪检部门列为目标的那些人,究竟是最为腐败,还是仅仅因为不走运,在一场看不见的派系斗争中站错了队。

    许多律师认为,国内安全事务的前负责人周永康的案子极具讽刺性。周永康现在面临着违反党纪的指控。他曾广为人所惧怕,现在却要听凭包括习近平在内的政治对手的发落。

    大部分分析人士预计,一旦党的纪检部门将案件移交给警方来进行刑事调查,周永康将在审判中被判有罪,而审判会经过刻意安排,以给人一种程序正当的感觉。

    许多辩护律师称,对周永康的审判,将是对党的领导人是否真心致力于司法改革的考验。几乎没人预计这桩诉讼会遵循国际惯例。

    “周永康是很恶劣,破坏法治,应该按照法治审判,”中国最大的律所之一京都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田文昌说。“但客观来讲,还是积重难返。”

    因为周永康及其大部分家人已经一年多时间未能与人沟通,外界无法获知他可能正在经受的不当对待。不过,少数几名经历过党的内部调查程序并敢于在事后公开发声的政府官员的例子表明,级别较低的官员可能会面临大量的可怕暴行,而这些暴行会随着反腐对象的抵抗而增加,直至其完全招供,哪怕是他们可能并没有犯下的罪行。

    去年11月,沿海城市福清市国土资源局51岁的前局长王光龙在审判中获刑10年,定罪依据主要是他自己的供述。他的代理律师毛立新表示,审判中充斥着各种不规范的地方,而据称向王光龙行贿的两人,均未在去年的审判中出庭作证。(在王光龙上诉后,其中一人在二审中作证。)

    法院未采信王光龙称自己遭到刑讯逼供的说法。尽管本报无法独立核实其说法,但他的家人坚信发生了刑讯逼供,而且王光龙的描述,也与其他一些已曝光的案件当事人的说法相符。

    这类滥权行为很少会引起公众的愤怒。许多中国人认为,绝大部分官员都存在腐败问题。即便承认部分被告可能是因为政治原因而落马,他们仍对这一波拘捕浪潮大抵持欢迎态度。

    中央党校的学者林哲驳斥了政治在决定调查目标上起到了一定作用的说法。位于北京的中央党校,是培训升迁官员的地方。“落马的那些人之所以落马,是因为自己有问题,不是有政治原因,”她说。

    掌管中共反腐机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王岐山,以及其他一些官员均曾表示,应当“依法”进行腐败调查,而党的纪检机构也应该比现在更迅速地将案件移交给司法机关。

    在8月面向政协常委会成员举行的通报会上,王岐山说,考虑到贪官的习惯根深蒂固,这场运动可能会耗时数年。

    “就像戒烟戒酒一样,”他说,“能一下就不抽、不喝啦?”

    截至目前,在习近平和王岐山主持下遭关押及拘捕的贪腐官员人数,已经超过了他们2012年11月上任时外界最大胆的预测。

    官方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共惩处了大约8.4万名违纪党员,同比增加30%,最轻微的惩罚为降职,最严重的则为开除党籍。

    习近平承诺将继续施压。

    一家党报8月报道,习近平表示,“既然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交给了我们,就要担当起这个责任。”

    但他的战斗口号尚未赢得许多本国律师的支持。这些律师称,如果不进行制度性的改革,这场运动注定会失败,猖獗的腐败最终会重现。

    在力图根除腐败的运动中,习近平常常反复提及“老虎和苍蝇”一起打。担任过薄熙来的代理律师的李肖霖沿用了这个比方,“你这个粪坑在这儿,苍蝇闻到这个味儿它就来。守着粪坑打苍蝇,苍蝇你总也打不完。”

杰安迪(Andrew Jacobs)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记者。

杰安迪(Andrew Jacobs)自北京、储百亮(Chris Buckley)自香港报道。Kiki Zhao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责任编辑:管理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需要登录才能回复: 点击登录
最新评论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

人民监督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纽约时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BBC 美国之音 Google 法制晚报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报 观察者 新京报 博客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