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央企”祸害河南

2021-11-01 15:59 来源于:人民监督网 | 作者:首席记者齐明利 张邦毛 | 浏览:
记者赴河南、北京等地,经过数日的调查采访,终于揭开了“央企老鼠会”在河南的骗局。
“中稹”是否真诚?“中璞”是否靠谱?“华资”是否操盘?
 
山寨“央企”祸害河南
 
文/图 本网首席记者齐明利、张邦毛报道
 
  前不久,本网接到河南中星众安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星公司)的投诉,记者赴河南、北京等地,经过数日的调查采访,终于揭开了“央企老鼠会”在河南的骗局。
 
祸害承建商  央企诱饵疯狂敛财
 
  中星公司在投诉材料中说,2020年10月经朋友介绍,说一家央企在河南焦作孟州市海关对面,投建德众大罗塘国际农产品物流中心(以下简称大罗塘),经了解查询投资方为河南中璞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璞),在工商登记是中国林业集团有限公司下面的全资控股企业,经中璞执行总裁申献杰沟通后,只要交了50万元保证金就可以签《大罗塘供电》合作合同。
  同年10月4日,与中璞签订了合同并交了50万元保证金,合同包干价1320万90天完成。
 
 
  为积极配合中璞向孟州市政府的承诺,中星公司加班加点努力完成各项施工设备电缆采购,不到80天就完成了变压器高低压设备园区土建排管电缆敷设,投入了900多万元。
  在此期间,中星公司一直催促中璞按合同履行支付,中璞实际控制人刘涛、执行总裁申献杰以上游资方中稹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稹)走流程为由一拖再拖,中星公司为了不失信于工人和设备电缆厂家,把仅有的住房抵押了还不够,又借了300万元高利贷,中星公司一下子陷入了深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年5月中璞公司突然说要终止项目,并把德众大罗塘公司董事长刘会根叫来,承诺要等下一投资企业完成支付,且没有具体时间。
  这个消息对中星公司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他们找到刘涛和申献杰质问:“你们介绍项目、介绍公司时声称自己是央企,为何收了我们的保证金,把我们套牢在烂尾项目想甩锅走人?”
  据记者了解,中璞以项目的名义,收取河南四通实业有限公司60万元、裕实国际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50万元、河南裕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60万元、河南置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150万元.......
 
祸害开发商  广州商人折戟孟州
 
  大罗塘于2014年7月29日注册成立,由广州精彩实业、中国农发重点建设基金有限公司、河南德众保税物流中心有限公司、河南德众电子商务产业园有限公司四方共同组建。项目总占地2076亩,其中一期占地1076亩。截至2017年12月底已完成投资4.1亿元,已办理完成450亩商服土地使用手续,经营货物的仓储、物流、销售、配送等,该项目已列入河南省重点建设项目。
  10月23日上午,大罗塘董事长刘会根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
  刘会根说:“大罗塘项目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了资金困难的瓶颈。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中璞的刘涛和申献杰,当时刘涛说他们是央企中稹实业集团下面的全资子公司。我们通过工商一些合法渠道查询,中璞确实是中稹的全资子公司。”
  “那天我们谈的时候,孟州市委书记卢和平也接见了他们。在谈判的时候,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原红波也参加了。而且中璞上一级公司中科华资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资)的贾澎很多年就认识。就在这个前提下,我们与中璞在去年的9月28日签订了3.8亿元的合作合同。”
  “签订合同后,中璞并未向大罗塘项目注资,反而打着央企的招牌,用大罗塘的项目和资产,去欺骗舞钢的矿山项目和洛阳的政府项目。然后再把这两个项目资产打包成中璞的资产去融资,实际上与中璞一分钱关系都没有,这是典型的空手套,特别是央企的全资子公司,这个诱惑比较强。”
 

 
  “再一个是中璞利用央企的牌子去欺骗施工单位,忽悠他们垫资做事。我知道的就有4个冷库的投标,现在已有一个找上门来了,一个标用4个标段来进行投标,每一个投标单位除了评标费9万元,另外收人家一个标段75万保证金。中璞对外收取保证金,我们股东也不知道,代我广州公司持股方也不知道,这些钱去究竟到哪里去了?中璞公司收取这个钱,严格讲就是一种欺诈行为,实际就是诈骗。”
  刘会根这位70多岁的退伍老兵,对中原大地倾注了深厚的感情,从广州北下到孟州创业,砸下了自己的家底和借款1.8亿搞起了大罗塘。他告诉记者:“我们相信央企,才让中璞趁虚而入,毁了企业的发展,毁了我们的名誉。现在当地政府要把这个项目强行收走,让我们空手走人。我这多年付出的心血难道一文不值?这都是中璞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和损失,这笔账又应该怎么算呢?”
 
祸害孟州市 玩弄骗术政府蒙羞
 
  据孟州市熟悉大罗塘项目的知情人告诉记者:“中璞不但坑害承建商、开发商,还欺骗忽悠孟州市政府。”
   “当时,中璞以大罗塘项目融资3.8亿的幌子,要求大罗塘公司变更股权。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焦作分行坚决不同意,因为该行在大罗塘项目注资8000万元。孟州市政府领导认为,中璞是央企,总比民企能力大,广州精彩实业一家支撑大罗塘项目很辛苦,再加一个合作方,更有能力和实力。基于这种急于求成的考虑,孟州市政府领导反复与河南省三级农发行领导沟通,于是省农发行派来一个处长来了解情况,孟州市政府领导做了详细介绍,然后就同意将大罗塘52%的股权变更给中璞。中璞没出一分钱,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占有了大罗塘的控股权。”知情人介绍说。
   孟州市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股权变更后涉及到向农发行分期还款的问题,到去年12月份要还500万元。以前还款的第一责任人是广州精彩公司,现在中璞公司变成了控股公司,理应成为还款的主体。钱不是问题,中璞公司负责人拍胸脯向农发行和孟州市政府保证,并写下了还款承诺书。”
   “到了12月份农发行催款,刘涛和申献杰忽悠说,钱都准备好了,一定会准时还款。到了该月21日任没还一分钱,就这样一直拖到月底,快到元旦放假了,刘涛和申献杰说快到账了。当月30日下午,分文未见,孟州市政府急了,因为农发行的注资,市政府是担保方。在这个背景下,孟州市常务副市长原红波在30日下午4点,出面找当地企业借了400万元,刘会根的广州公司拿了100万元,才把农发行的500万款还掉。”
   “过了元旦后,孟州市保税区张主任多次催中璞这笔还款,因为当时原副市长答应借企业款一个星期。刘涛和申献杰任保证上班3号4号就把钱转过来。一个星期后,钱还是没了踪影。逼得原副市长从市财政上划出400万元,还了企业拆借资金。当时,中璞以央企之名进驻大罗塘,号称融资3.8个亿进来,现在400万都搞不定,难免让孟州市政府领导恼火产生怀疑。”
   “中璞始终没能拿出400万元,又给政府承诺,今年3月20日全面复工,4月30日之前,把政府担保给大罗塘项目的1000万农发行资金,由中璞公司负责解决偿还。结果,进不了场,还不了钱,把政府骗得团团转。”这位工作人员的说法,得到了刘会根的证实。
  10月25日下午,记者拨通了孟州市常务副市长原红波的电话。原副市长告诉记者:“你那样吧,这个事情你问管委会主任张同兴核实一下……”
  同日下午,记者拨通了孟州市保税管委会主任张同兴的电话,连续4次无人接听。
 
记者探源 中璞公司究竟有什么来头?
 
  稍早前,记者曾去位于郑州市农业南路与正光北街邮政大厦B座16楼的中璞公司。刚出电梯口,中稹集团中部运营中心的牌子赫然在目,办公场摆设气派,连喝水的纸杯子上面都印有“中稹集团河南中璞实业”字样。
  空荡荡的办公室不见工作人员,高管的办公室都门锁紧闭。仅有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老总们都不在,有什么事打他们的手机吧。”结果,刘涛关机,申献杰电话无法接通。
 

 
  记者拨通了中璞副总经理张哲的电话,他对该公司收取保证金的事,声称:“听说好像有这个事,具体啥情况我也不清楚。”
  当记者问道:“中璞公司是不是央企?”
  张哲回答:“应该是央企吧,我是管技术的,具体情况你问我们总裁申献杰吧。”
  随后记者拨打中璞公司总裁申献杰的电话,这次终于拨通了。
  记者:“申总好,我想了解一下,你们公司以央企的名义在大罗塘项目上收取承建商保证金的事?”
  申献杰:“这个事当时招标也走了,合同都签了。但是,后来这个事不做了,因为资方和我们合作的原因。确实有这个事,这都是正常的收费。这个项目搁浅了,现在正进行清算。”
  记者:“根据国资委的有关规定,央企在工程项目中是不允许收取保证金的,你们为何收取工程保证金呢?”
  申献杰:“这个在当时他们都是争着交的,我们也没强迫。他们想干这个工程,交的是合作意向金,因为争家很多,他们交了意向金就等于这个活别人不能再插手啦!”
  记者:“我看几份你们公司给承建商开出的单据,上面清楚写着是合同保证金,这是为什么?”
  申献杰:“那是中标以后,意向金转为保证金。大罗塘我们是大股东,我们有权操盘,有权运营,有权安排工程队,我们不是路边的一个小企业,如果我们不是大罗塘控股主体,我们给他签合同收保证金这不是诈骗吗?”
  记者:“据了解,你们公司收取5家企业近400万的保证金,请问这些钱都用到哪里去了?”
  申献杰:“那是公司的事,我也不知道董事长花到哪里去了?我现在也不是管财务,我就是公司聘用的一个管理人,我负责项目,钱用到哪我管不了,具体是刘涛在管。”
  记者:“另外还有个问题,从别人口中得知,从工商登记上查询你们公司是央企,请问是吗?”
  申献杰:“不是说央企不央企了,它是我们管理公司,按股权结构是中国林业集团下边的。你可以查天眼,你说是央企,那你就看股权,咱也不能说是,也不能说不是。”
  关于保证金的问题,申献杰说:“清算完肯定给他们退。”
  联系不上刘涛的问题,申献杰让记者问问他们管理公司中科华资负责人贾澎。
  中璞是央企吗?中稹集团中部运营中心合规吗?
  今年7月9日,记者曾到位于北京朝阳区小营路17号一幢八层801室的中稹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进行了求证。
  该公司法人辛金强告诉记者:“河南中璞实业有限公司宣称是我们公司的中部运营中心,并且存在违规操作的地方。我公司高度重视,现已责成河南公司负责人贾澎同志对此事进行深入调查,如情况属实将严肃处理。”
  同时,辛金强还特意向记者声明,该公司未授权和指定河南中璞实业有限公司作为中部运营中心。
 
记者暗访  中科华资在扮演什么角色?
 
  在记者调查中,多方信息源直指中科华资公司。那么华资公司在大罗塘项目中究竟扮演什么角色呢?
  7月10日,记者随中星公司的代表,来到郑州市商务外环世博大厦24楼,对中科华资的实际控制人,也就是中稹公司的下线,中璞公司的管理者贾澎进行了对话。
  记者:“贾总好!中稹公司把你的电话给了我们,我们想对大罗塘项目和中璞公司的情况作一些了解?”
  贾澎直接说:“对于大罗塘这个项目我一点也不清楚。”
  记者:“那么中璞公司您了解不了解?”
  贾澎:“我们跟中璞公司是合作关系。昨天刘涛还给我打过电话。”
  记者:“中璞公司挂着中稹公司中部运营中心的招牌,这个你们知道吧?”
  贾澎:“中心这个事情,一开始我是知道的,我们一直包括总部一直要求他们撤掉,他确实没有这个权力挂。”
  记者:“从企查查上看,中璞公司已经是你们100%持股的公司,从目前中璞公司的所作所为,你们是怎么管理的?”
  贾澎:“我们要收购这家公司,目前还没有完成收购。我们有合同约定,有股权的交割期,并且我们对他有明确的限制做什么样的业务。”
  记者:“你们谈股份交割有没有时间期限?”
  贾澎:“我们有一个约定的期限,但是现在还没有到这个交割时限,另外还没有达到交割条件,第三呢,说实在的我们也不会完成这个交割,因为他在下面收购或者注册的这几家公司都没有经过我们授权,因为公章在我们手里,没有经我们授权的行为也是违约的。”
  记者:“你们既没有交割,也不想完成交割,为什么股权的工商登记完成的这么早呢?”
  贾澎:“当时是希望尽快完成交割。他当时呢确实是想与大罗塘的项目进行合作,但是我们与孟州跟市委市政府卢和平书记、原来的吕沛市长以及后来的原红波副市长沟通过以后,发现大罗塘项目的法律关系复杂。刘会根几次来找我谈一些事情,我当时也很直接,我说这是我下属公司的事情,你们应该直接跟刘涛去谈,我不清楚里面的事情,之后刘会根没有来找过我。当时呢刘涛会两、三个月来回报一次工作,谈到大罗塘这个问题呢,他们讲的也很直接,说当时签约的时候刘会根承诺的一个事项没有到,另外呢,政府的股份比较复杂,政府大概有百分之十几的股份。”
  “刘涛去年跟我谈过希望我们直接接手这个项目,但是我们认为这个项目确实复杂,我们还没有对这个项目进行过任何法律方面的评估。去年工地上出了一些事情,所以我们建议他们跟刘会根把一些法律事务谈清楚,他们跟刘会根交流的也很差。这个项目我只去过一次,还是跟政府沟通的时候顺便谈了一下。”
  记者:“对于中璞公司收取中星公司50万保证金的事,刘涛给你们和总部回复的内容是什么,我们想知道一下?”
  贾澎:“我询问刘涛这个事情了,并且要求他给我一个书面的东西。刘涛以中璞公司的名义给了我回复,他说是2020年九月份与大罗塘形成合作,中星众安向公司缴纳50万元合同履约金,此资金随后借于大罗塘用于资金周转,第二个呢大罗塘公司认可这50万,并在下周双方达成协议,月底之前可以退换这笔借款和工程款,并且他说是公司的张哲一直在跟中星公司保持密切的联系。”
  记者:“对于中璞公司的情况,你们该如何处理?”
  贾澎:“我们现在没有给他完成股权交割,我们只是控了他们的公章,包括他们后面注册的大概四家公司,我们也不知情,现在我们也是在采取相应的法律措施。”
  记者:“你们跟中璞公司签订的合作合同能不能让我们看看?”
  贾澎:“这个不能,我们跟他签的是一个远期的收购协议。我非常理解施工方的处境,刘涛当时提出来大罗塘的项目让我们帮他融资,让我给他找个担保方,从去年的12月份到今年的5月份吧,所有的 贷款担保我们一直在帮忙大罗塘融资。这个项目给我们在孟州造成了负面的影响,所以我们后来放弃了孟州所有的项目。”
  记者:“你们对中璞公司采取了放羊式管理,也等于是监管脱了节,你们公司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呢?”
  贾澎:“这到也不是,我们发现问题也是有从法律文书、律师函,也是各方面的在做一些安排,从现在他出现的一些问题,我们也是要求他整改!”
  直到记者发稿之日,刘涛一直处于失联状态,中璞公司没有兑付一分钱,中科华资也没有任何处理和整改结果……
 
 
记者观察  监管缺失责任谁负?
 
  找一家国务院体系里的非主流事业单位,可以是子公司、孙公司、重孙、重重孙,反正现在企业穿透起来那么方便。本文中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中国林业集团有限公司--中稹实业--中科华资--中璞实业等等。
  壳子已经搞出来了,业务怎么做呢?自然是找各个地方那些需要资源背书的人,去地方找当地土豪入股,集团公司作为大股东,让他们用中字号迅速融资扩大。中字号听着就霸气,再一看全称,嚯,谁说不是根红苗正的央企呢。
  10月22日,国资委在官网公示了一批假冒央企名单。令人大开眼界的是,名单中一个个看似与央企国企“沾亲带故”的企业,居然均为私人成立的假冒国企。
  对于中璞也好,华资也罢,工商登记均是央企。可他们自己对“央企”的身份也不敢界定。但他们拉大旗作虎皮,“纵横”河南建设市场,胆量之大,令人称奇。
  在近几年资本市场渐趋寒冷的形势下,融资成为民企的头等问题。民企缺少资金,而作为国企中坚力量的央企却是财大气粗。在此大背景下,“假央企”便乘虚而入,受害都是一些面临资金压力的民营企业。“央企”对于他们来说,是救命稻草,但却成了上钩的诱饵。
  孟州大罗塘项目和中星公司等等民营企业都是受害者,首先是“央企”的金字招牌害惨了他们;孟州市政府也是受害者,当地官员招商引资急于求成,无意间为这些所谓的“央企”背书。
对于这些受害者,首先中璞公司和中科华资要去承担责任,中稹集团和中国林业集团也脱不了干系。首先他们是子孙关系,再者他们监管脱节,放任孙子辈们大肆敛财,祸害一方,给民营企业带来惨重损失,给当地政府带来负面影响,这些“帐”总是要算的!
  最近,冒牌“央企”四处惹祸,引起国家国资委的高度重视,“清理”成为重要的关键词之一。加快非主业、非优势业务的“两非”剥离,抓好无效资产、低阶资产的“两资”处置,组织清理长期不分红甚至亏损的参股权,清理未出资、不控制却冠以中央企业名号的“冒牌央企”,清理多年处于清算状态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的企业。舆论认为,这是国资委打响了向“冒牌央企”宣战的发令枪。
  同时,国资委提醒公众提高警惕,注意防范风险,并呼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如发现“假央企”、“伪国企”等相关违法犯罪行为,及时向市场监管部门举报、向公安机关报案。
  河南孟州大罗塘项目将如何发展?中国林业集团、中稹集团、中科华资、中璞公司将承担什么责任?中星公司等民营企业的经济损失能否追回?本网将继续追踪报道!
 
责任编辑:范涛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人民监督网郑重提示:
    请你记住,无论你身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哪个角落,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随时都是你坚强的后盾,请你记住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规定: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的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法律,发布的言论应符合法律。
评价:

编辑推荐


X
分享到微信

友情链接

央视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中国纪检监察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新浪网 新华网 人民网 法制晚报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报 观察者 新京报 今日头条 腾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