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的“黑金”生意

2016-02-01 16:16 来源于:民主与法制时报 | 作者:民主与法制时报 | 浏览:
2016年1月15日,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刚刚对全市扶贫工作进行了谋划,次日,便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2016年1月15日,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刚刚对全市扶贫工作进行了谋划,次日,便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陈雪枫要出事”的消息,早在2014年中央第八巡视组巡视河南期间就已传出,但悬在他头顶的靴子,两年后才落地。

  与其他落马官员不同,陈雪枫出事前并未见过多裙带被查,知情人证实:“去年仅抓了他两个情人,以及河南煤化工集团一个负责运营的处长。”

  河南煤化工集团由数家煤企整合而成,是陈雪枫在2008年一手操办起来的国有独资公司,彼时,作为集团董事长的陈雪峰,是中原地区最出名的煤炭大佬。

  但近几年,河南多个煤企高管陆续被查,以至于陈雪枫落马后,外界猜测其受“余波”所致。

  曾与陈雪枫为同事的前厅级官员李进军说:“那些老总与陈是对立关系,多是他整下去的,当然,这些人不少有问题。”李进军自称也受陈雪枫“迫害”被判刑7年,由于身体原因,目前监外执行。

  陈雪枫仕途经历颇为传奇,家境贫寒的他,从一个煤矿技术员,一直成长为河南省副省长,以及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知情人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陈雪枫的问题,除涉及煤炭外,还涉嫌3次贿选。”

  陈雪枫政商史

  1958年9月,陈雪枫出生于河南开封杞县农村,2岁丧母后,靠吃“百家饭”长大。他少年时的一位玩伴说:“陈雪枫小时候尝遍人间辛苦,常遭人白眼,后来靠练拳保护自己,天天想着如何打败别人。”

  “可以说,他的家庭教育是缺失的,这导致他为人孤僻,办事很少留后路,但很聪明,肯钻研,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成为人上人。”他的玩伴还说,陈雪枫上大学后,人生开始转变。

  公开资料显示,1982年陈雪枫从中国矿业学院毕业后,去了义马市矿务局观音堂矿任技术员,28岁时成为洗煤厂厂长,期间获省级劳动模范称号,并研制了8项新技术。

  那时的陈雪枫为工作,几乎没照顾过在开封老家的妻子,女儿出生后在家待了9天便返回单位,以至于陈妻无人照料,落下病根。

  此后,陈雪枫逐级升迁,历任观音堂矿副矿长、矿长、义马矿务局副局长等职务。可以说,在义马工作期间,陈雪枫顺风顺水。

  但2000年他被调往鹤煤集团任总经理后,被时任鹤煤集团董事长李永新压制,陈雪枫虽郁闷,却没任何办法,也是从那时起,他与李永新结怨。

  陈雪枫在鹤煤集团不到一年,2000年7月赴永煤集团任总经理,一年后升为董事长。

  刚去永煤集团时,中国煤价仅100多元一吨,随后几年,价格飙升至700元每吨,这期间,陈雪枫完成原始资本积累。

  记者调查得知,上海宝钢是永煤集团最固定的大客户之一。陈雪枫联合上海宝钢以及巴西一家公司,共同成立龙宇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资源扩张。

  该公司除煤矿开采外,还延伸至轴承机械、铁矿开采、矾业开采等,甚至连洛阳栾川的钼矿,都有永煤集团的开采区。

  当年,鹤煤集团董事长李永新为与陈雪枫抢钼矿市场,在陕西收购了一处钼矿,二人积怨就此加剧。

  2006年时,永煤集团在全国十大煤炭企业中已排名第二。在陈雪枫带领下,永煤集团发展成以并购重组、矿权受让、联合开发以及低成本战略扩张见长。

  《河南日报》曾评价:“陈雪枫盛名于永煤。一定程度上,陈雪枫成就了永煤,而永煤也成就了陈雪枫。”

  而陈雪枫为稳固地位,给永城市不少政府单位建设了办公楼。

  强势重组

  “陈雪枫带领永煤集团虽成为全国一面旗帜,但做得再好,也只能管住永煤,与同类煤企老总级别一样。”上述前厅级干部李进军说。

  大约2007年前后,陈雪枫向河南省政府打报告,提出成立河南煤化工集团的想法,政府方面让陈具体操作。

  李进军是中原大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原大化)高层之一,他说,2007年左右,河南省国资委找到其董事长,说新成立的煤化工集团准备合并中原大化。

  这位董事长因不想与陈雪枫共事,随即选择与鹤煤集团合作,成立了中原煤业化工集团(简称中原煤化),李进军进入这家公司担任高层,并起草了公司章程、规划等,李永新担任董事局主席兼党委书记。

  这一合作,彻底激怒陈雪枫。其通过一系列运作,让中原煤化仅成立几个月就被注销,目前在网上几乎找不到该公司的有效信息。

  2008年12月5日,河南省政府将永煤集团、焦煤集团、鹤煤集团、中原大化以及河南省煤气集团5个国有企业重组,成立为河南煤业化工集团,陈雪枫为董事长。此次合并,被不少专家解读为“谁也挡不住”。

  就这样,陈从一个煤企老总,变成5个国有企业的掌门人。搞技术出身的李进军,进入河南煤化集团,成为较高级别的调研员。

  3个月后,2009年3月16日,李永新被河南省政府任命为河南省安监局副局长。可靠信源称,陈雪枫担任煤化工董事长后,公开宣称必须要李永新的人头,“派100多人查了几个月,住宿费花去300多万元。”

  2009年8月,关于李永新的举报材料开始在网络流传,材料称其存在隐瞒亏损、受贿、侵吞国有资产等问题。2010年4月,李永新被“双规”。2014年,因贪腐被判无期徒刑。

  李进军说,办理李永新案时,自己也被纪检部门带走,“让交待向李永新介绍行贿的人,实在想不出,最后我也被以贪污罪判刑,罪名都是捏造的,我会一直向有关部门反映。”

  一个颇有意思的细节是,河南煤化工集团前期要调查李永新案时,该集团纪检组一李姓副书记曾质问陈雪枫:“为什么不查查永煤集团?”一个星期后,他就被免职。

  “站错队”

  记者调查得知,河南煤化工集团成立前,义煤集团原本也在重组名单内,依据当时安排,该集团董事长武予鲁将出任河南煤化工总经理,但陈、武二人都非常强势,互不买账。

  武予鲁事后得知还有几家公司参加重组更是恼怒,最后他选择退出。此后,义煤集团与河南煤化关系紧张,河南煤化集团下属的义马气化厂宁可去甘肃拉煤,也不用身边义煤集团的煤。

  2013年7月29日,武予鲁也遭纪委“双规”,9月12日河南煤化集团便与义煤集团重组成立了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不久前,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武予鲁有期徒刑20年。

  实际上,从2011年1月起,陈雪枫就开始担任河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分管工业发展、安全生产、经营性国资监管等。

  “但河南煤化工集团在办公楼的29楼,一直为陈雪枫设有办公室,有200多平方米。他到洛阳任市委书记时,办公室都没撤。”李进军说。

  李进军还称,陈雪枫还有重组郑煤集团的想法,也派人洽谈过,但没成功。随后,河南煤炭业的“地震”,基本上围绕郑煤集团发酵。

  2013年12月22日,郑煤集团董事长孟中泽,被纪委调查;2014年8月11日,郑煤集团党委常委、郑煤电总经理祁亮山也接受组织调查。

  孟中泽与祈亮山均来自鹤壁矿务局(鹤煤集团前身),祈亮山也是因为孟中泽提名,被郑州煤电董事会一致同意聘用为郑州煤电总经理。

  更早时间的2011年5月,河南省煤层气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姜光杰被“双规”。姜从2004年1月起,担任郑煤集团总经理,2007年2月才到煤层气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陈雪枫担任河南省副省长后,多次赴郑煤调研,该公司董事长杜工会频频陪同,2011年9月杜开始任河南省管国有企业监事会主席。

  但2013年4月28日,河南省政府免去杜工会这一职务,后也因涉嫌贪腐等问题,被检察机关公诉。

  尽管郑煤集团多名高层落马,但该公司至今未被合并。

  这些案件的推动,外界指多是陈雪枫操纵。《第一财经日报》曾称:“河南煤炭业地震不断,部分高管或因‘站错队’。”

  另外,2013年4月1日,河南煤化焦煤集团副总张永发蹊跷坠楼身亡一事,至今也没公布原因。坊间传闻,还是与煤炭改革有关。

  而河南另一家大型煤企董事长,害怕企业从自己手上被合并,在陈雪枫升任副省长前,离开企业,开始担任当地党委一把手。

  与这些事件形成反差的是,河南煤化工一些高层得到了升迁。如,2012年河南煤化集团与河南交通投资集团、郑州地产集团共同出资组建河南民航发展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的董事长与总经理,由原河南煤化工集团的副总和会计师担任。

  饱受争议

  另有前河南煤化工集团人士透露,陈雪枫主政永煤集团时,与上海宝钢某些领导可能存在利益输送,这一说法虽暂无法佐证,但此前上海宝钢两位副总已经落马。

  陈雪枫或涉三次贿选的消息,是河南煤化工集团一前高管透露的,“第一次是2006年当选第八届河南省委委员、第二次为当选副省长、第三次是成为河南省委常委,目前有关部门已经掌握了贿选名单。”

  接近陈雪枫的人士吴丽丽还介绍:“陈很多时候在盲目投资。比如,乙二醇项目先后上了十几套,总投资近200亿元,目前有的没投产,有的技术改造。他在小时候割草的地方,还上了40多亿的项目,那地方没产业链,根本不具备投资条件。”

  吴丽丽透露:“河南煤化工集团与义煤重组时,号称收入将超2000亿元,而在银行贷款达1900亿,前年还贷68亿元,去年还100多亿,今年要还780亿元。”

  在记者接触的几名熟悉陈雪枫的人眼中,陈雪枫做事不留情面。有一次陈安排集团一位领导出差,这位领导因不想外出,本想发短信向妻子抱怨,可短信发给了陈雪枫,此事,被陈多次在会议上点名,导致其一直难抬头。

  河南煤化工集团人尽皆知的是,陈雪枫有一名在银行工作的情妇,因这位情妇供职的银行与煤化工集团距离很近,所以只要陈在集团期间,两人都会在7楼小食堂就餐,公共食堂则位于4楼。

  河南一媒体人说:“陈雪枫利用这个情妇,操作了大量贷款,目前有关部门已开始调查银行。”

  但陈雪枫遇事冷静的风格,也让很多人佩服。吴丽丽说,2012年2月15日,中原大化双氧水装置发生爆炸,一负责人跪着给陈雪枫汇报情况,陈了解无人伤亡后,只淡淡说了一句:“没死人的话,就起来吧!”

  虽然很多人惧怕陈雪枫,可他出入所有场合都会随身带着两名身高1.9米的私人保镖,原因是,自己的孩子曾在永城遭过绑架,此事让他一直心有余悸。“另外,他深知,得罪人太多,担心报复。”吴丽丽说。

(应被访者要求,李进军、吴丽丽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范光涛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

人民监督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纽约时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BBC 美国之音 Google 中国舆论监督网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