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玉闪:平度纪许光,你真的很脏

2015-04-29 17:24 来源于:网易 | 作者:郭玉闪 | 浏览:
信口雌黄辈必唾面自乾。唐代娄师德教导其弟,别人吐口水脸上,莫要擦拭,由它干。如今看纪许光在微博上洋洋自得,动輒标榜正义啊真相啊,已得娄氏真传。但是,纪许光,你真的

——郭玉闪:平度遭遇血拆时纪许光你在哪?

    纪许光,你真脏。——题记

    以下发生在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县级)市、东阁街道、金沟子村的事情是清楚的。

    1、7月4日。

    凌晨4点多,叁户人家尚在睡梦中,房屋突遭强拆,势如地震来袭,片瓦不留。叁户人家,惶恐之中迫离房屋,甚至裤子不及穿,一应财物包括家私、电器、现金、存摺、食品、个人物品等俱成废墟。不足十岁小儿陈宇航赤身裸体从睡梦中被强拎出。69岁的姜秀贞老人因為反抗,脖子被掐伤,膝盖受损。一百年的老槐树也被一劈两半,身首异处。一个多月后,还能从废墟裡找到婚纱照之类的物品。之后,叁户人家只能搭棚暂住。雨季里,流离失所。

    当天,现场强拆人员过百名,统一身着迷彩服。当时,村民只以為来了黑社会。两天后,陈宝成爆料,此乃平度政府组织的四个街道共200名工作人员(含临时工)。

    证据:

    A 事发当时村民包括陈宝成的现场照片、现场微博,呼喊等。

    B 青岛叁位律师:张海律师、王学明律师、郑湘律师,7月9日拍摄的现场被拆迁场面照片、录像以及叙述。

    C 当事人的叙述视频。

    D 当事人7月10日报案材料。

    ——那时,政府与警察在哪裡?

    事后,叁户人家在陈宝成帮忙下,报警、上网呼吁,至今俱无任何来自政府或警方的回应。

    平度市政府、平度市警察,都消失了。

    还有强拆的上百人,也消失了,无影无踪。

    但是,被强拆的废墟还在。受侵害的叁户人家:陈元节老人和他老伴姜秀贞儿子陈海涛孙子陈兴旺一家,张鹏珂陈青沙夫妻一家,陈俊善老人和他女儿女婿陈清民陈利利一家,都还在。守望着家园废墟。

    2、7月12日。

    两架挖掘机出现了。出现在陈宝成家周围,挖毁陈宝成家周围道路。干涉时,施工者自称奉命而来。呵呵,奉命来破坏他人合法财物?

    陈宝成报警,警察来了。但动作迟缓,在明确指认了犯罪嫌疑人后,居然还让犯罪嫌疑人逃之夭夭。

    陈宝成家房子尚未遭强拆,但因為他在反抗非法强拆中的核心作用,所以此举显有警告之意。

    证据:

    A 当日陈宝成及家人所拍摄之照片、视频以及他的叙述。

    B 警方出警记录。

    3、8月3日。

    午末。数架挖掘机又出现了。

    首先出现在陈元节老人一家的宅基地废墟,遭陈元节老人的坚决抵制(老先生冲到了正在挖他宅基地的挖掘机下)。挖掘机遂转移至另两家宅基地废墟处挖掘,村民们赶过去抵抗,挖掘未遂。

    期间,报警,无警回应。——这时,政府与警察在哪裡?

    证据:

    A 当日,包括陈宝成在内的村民现场照片、叙述。

    2、8月9日与8月10日。

    8月9日上午。挖掘机再次出现。

    此次,只有一架挖掘机。出现在张鹏珂陈青沙夫妻一家的宅基地废墟。与其他两家一样,陈青沙夫妇都希望能抓到强拆自家的罪魁祸首,為此守在已成废墟的家址一个多月。这次,在其他村民包括陈宝成的协助下,终於如愿以偿。司机与挖掘机被抓获。

    下午1点多,陈宝成等村民一边看着挖掘机以及司机,一边开始报警。

    ——既然村民们私力救济,抓住了强拆并非法毁坏私人住所的犯罪人员之一,警方至少可以顺藤摸瓜吧?如果警方是清白的话。

    3点半多,平度警察来了,但远远围观,不肯过来接触正在看守着犯罪嫌疑人与嫌疑工具的陈宝成等。陈宝成上前交涉,要求警方将司机带走立案,平度警察“左右言他,不予正面回答”。

    无奈,陈宝成等只能继续守着犯罪嫌疑人,一边继续电话报警。

    4点多,平度警方电话答复陈宝成,警察不管拆迁,建议找平度市政府。陈宝成坚持此為刑事犯罪“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当然归警方管。然而,平度警方就是不管。

    于是,陈宝成开始致电青岛公安督查(管全青岛警察瀆职的警察部门),投诉平度警察,通了,记录了。也只是记录了。

    再向山东公安督查(管全山东警察瀆职的警察部门)打投诉电话,无人接听。

    同时全程网络举报、通报现场情况。

    但是,依然没有来自警方的正式反应。平度警察只是远远看着。可是你们為什麼要围观呢?陈宝成报警就是希望你们来啊。

    5点多,平度警察继续远远围观。

    天黑了。

    6点多,平度中医院120来了,要拉走司机。可他是要交给警方的犯罪嫌疑人啊。被陈宝成及其他村民拒绝。然而,平度警方依然不上前来,依然继续围观。

    晚上8点,来了两人,远远地以打手电筒并自称警察。陈宝成以手电筒回应,听闻其為警察后,邀请警察上前,拒绝,离开。

    天一团漆黑。

    晚上9点,来了叁个陌生人,两男一女,自称為挖掘机的车主,欲索回挖掘机以及司机。此乃犯罪嫌疑人,只能交给警察,於是被陈宝成及村民拒绝。

    深夜。过12点了。警察依然不出现正式立案。

    一整夜过去了。平度警察依然没有踪影,平度市政府也不见踪影。

    8月10日,早上8点多,出现了几个未明身份的人,威胁户主张鹏珂“你等着”。

    早上9点多,陈宝成意识到平度警方可能故意拖延,以便让他们扣押司机的时间够24小时,如此可以用“非法拘禁罪”抓捕他们。於是,特地发布两条微博,点破平度警察用心,并网络委託辩护律师。

    早上10点多,出现了一个自称武警的人,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开始围拢。

    早上11点,更多不明身份的人出现了,户主陈青沙被打。

    开始出现陈宝成与不明身份人的对峙。期间,陈宝成喊道:“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我也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我现在只要求穿警服的警察过来。穿警服的人可以上前面来,其他人往后面退。”他依然想向警察报案,立案。

    下午1点半多,果然如陈宝成所预料的,平度警方在耐心等候村民扣押犯罪嫌疑人挖掘机司机满24小时后,将陈宝成等以涉嫌非法拘禁罪抓捕。具体抓捕过程如下:挖掘机司机突然开了车门,跳了出来,跑走了(司机被困了24小时后还能如此敏捷的逃走,他又何时不能逃走?),同时警方扑上去将陈宝成抓捕。

    证据:

    A 包括陈宝成在内的村民照片、视频以及现场播报之微博。

    B 公开报导里现场人员的讲述。

    C 律师所提供的事实。

    D 青岛、平度警方接警记录。陈宝成电话拨打记录。

    ——这时,那时,纪许光,纪前平度市参事,你在哪裡?

    7月4日,当叁户村民被强拆,哭告无门的时候。他在北京,他有一本新书要出版,他很忙。他什麼都不知道。

    然而,7月7日,他来了。7月10日,他出来澄清事实了。

    他说,陈宝成家没有被强拆。

    ——废话,他家只是还没被拆而已。他一直都是在為其他被拆的邻居而奔波。

    他说,陈元节早在7月7日就与村委签署了安置房协议。他在现场,是被陈宝成骗去的。

    —— 纪许光这话,妙就妙在“早在7月7日”这几个字。他难道不知道7月4日凌晨陈元节家房子被突然强拆?难道自从他辞去平度县参事一职以后,平度官方给他的信息也跟着马马虎虎?故意让他出丑?大家信吗?反正我不信。

    他说,陈青沙不是死守家园的钉子户,她在现场是因為多年前她家菜地的事情与村干部有矛盾,所以才来為陈宝成站场。

    ——真下作啊,纪许光。张鹏珂陈青沙夫妻一家是7月4日被突然强拆的叁户之一。天下能找到这样的人吗?自己家裡被拆了后,為此停留在被拆现场的原因不是為了死守家园,而是為了多年前与村干部在菜地上的矛盾?估计要把正常人的脑子拿到美国的电梯夹个十遍八遍才能说出纪许光这种脑残话。

    而且,7月4日并不是陈青沙夫妇一家遇到的第一次突然袭击。2013年1月15日,陈青沙家的房子差点被拆(最后围墙被拆)。当时虽然警察也在现场,但未做任何干涉,结果警察在屋西头,屋东头的围墙被强拆,警察到东头,陈青沙家屋西头的围墙就被强拆。

    他总结说,基於以上事实,陈宝成不折不扣在网络舆论造假,试图博取网民同情。

    ——纪许光,你真脏啊。基於以上事实,只能得出结论:你在不折不扣的网络舆论造假。但是你博取了我的同情,我真心认為应该把你送进叁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中国梦学习班,好好回炉学习。同样脑袋被夹,你和司马南同学的水平差距还太大。

    7月12日、8月3日、8月9日,当挖掘机数度出现在陈宝成家以及已经被强拆成废墟的村民家附近,这时,纪许光,你在哪?

    哦,你只是没吭声而已。

    纪许光,7月4日以后,正值多雨之时,叁户村民无处容身流离失所之际,这时,你在哪?叁户村民死守家园,不准挖掘机再度入侵家园(儘管已是废墟),风雨飘摇凄惨无状时,你在哪?

    哦,你只是不吭声而已。

    你会出声的,你只是需要一个配合好的时机。

    8月9日,又有挖掘机来骚扰陈青沙家,司机及挖掘机遭陈宝成与村民的扣押。8月10日,平度警方拒绝回应陈宝成的报警及立案要求,相反,故意等候25小时后以涉嫌非法拘禁将陈宝成抓捕。——时机来了,但是纪许光没有立刻发言。

    他在等,终於等到了视频铁证(即金沟子村治安员陈京泽所拍摄的陈宝成与一些不明身份人对峙的场面)。於是,8月12日,他兴奋的跳出来了。

    他说:独家解密陈宝成暴力挟持人质、非法拘禁事件:这是挣扎的七年,无论对陈宝成,还是我的家乡!陈宝成制造山东平度市"强拆"假新闻,遭揭穿后又发展到涉嫌暴力犯罪。可叹!事实胜于雄辩,仅凭臆想救不了中国。强拆不存在!挖掘机司机在清理建筑垃圾。

    —  纪许光,你说呢?强拆当然不在陈宝成家,只是还没到而已,以你的年龄,相信你也等得到。但是陈青沙家呢?陈元节家呢?陈俊善家呢?这还只是7月4日的事情。2012年9月1日还有陈亮珂一家被血拆。陈青沙一家被强拆后,一片废墟还在,如何就成了司机去清理的建筑垃圾?要捡垃圾也得主人同意啊。

    你的臆想救不了平度的强拆、血拆。因為事实俱在,胜於雄辩。

    何况你不过如晋朝王衍般“口中雌黄”罢了。一块用鸡冠石做成的顏料,用来供平度当局随意涂抹事实。

    信口雌黄辈必唾面自乾。唐代娄师德教导其弟,别人吐口水脸上,莫要擦拭,由它干。如今看纪许光在微博上洋洋自得,动輒标榜正义啊真相啊,已得娄氏真传。

    但是,纪许光,你真的很脏。

                                                                                                                                         文/郭玉闪

责任编辑:范光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需要登录才能回复: 点击登录
最新评论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

人民监督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纽约时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BBC 美国之音 Google 法制晚报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报 观察者 新京报 博客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