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厅级高官垄断黑心疫苗摧残祖国花朵

2008-08-10 08:11 来源于:人民监督网 | 作者:记者 朱瑞峰 | 浏览:
黑心疫苗害惨山西群众 高温环境粘贴疫苗标签牟暴利厅级高官丧尽天良垄断疫苗市场 自2007年9月27日以来,人民监督网发表了山西3500万人民生命健康保障权被卫生官员出卖系列报道50余

黑心疫苗害惨山西群众

高温环境粘贴疫苗标签牟暴利厅级高官丧尽天良垄断疫苗市场

     自2007年9月27日以来,人民监督网发表了“山西3500万人民生命健康保障权被卫生官员出卖”系列报道50余篇,并制作了多集反击山西疫苗腐败视频,深刻揭露了山西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山西省卫生厅应急办主任栗文元等官员,利用权利大发疫苗不义之财。中国青年报、山西青年报、山西经济日报、中国法制周报等百家报纸、千家网站,对此进行了舆论监督。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山西疫苗黑洞”被腐败分子取消播出后,人民监督网力挺央视CCTV,用双视频在国际互联网上在线播放,将反击山西疫苗腐败斗争推向高潮。由此,人民监督网遭到山西厅级腐败高官近二十多次封杀、屏蔽。中国青年报网站文章被非法封杀至今,曾扳倒辽宁阜新高官家族的《中国青年报》著名调查记者刘万永,被山西卫生厅高官李书凯、山西省纪检委委员辛旭光,勾结卫生部某腐败官员,列举妨害疫苗接种等十大罪状并私自盖上“部委”的大印诬告至团中央。

    人民监督网曝光山西疫苗黑洞的文章,给了易文龙一个追踪的方向,2006年以来,山西省的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栗文元,为了牟取个人利益,滥用职权,把一个注资50万的北京华卫私营公司,打扮成卫生部企业,掌管山西省的疫苗供应和管理权,任命该公司老板田建国,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苗配送中心主任。

    李书凯、栗文元、田建国为了满足日益膨胀的金钱需求,炮制出一个“山西疾控专用”标签,贴在他们经营的疫苗盒上,李书凯多次下发卫生厅行政文件,要求全省各地必须使用贴有该标签的疫苗,如有违反严肃查处。

     李书凯、栗文元、田建国,在每一个疫苗盒上,都帖上“山西疾控专用”标签,保持他们的垄断地位。每年他们要经手各类疫苗人份量达千万级,如何都贴上“山西疾控专用”标签?他们办法是雇佣大量的民工、钟点工、临时工、宾馆服务员、无业妇女等,长期在刚建成还未交工的疾病控制大楼的楼道里,摆开了人海大会战,轮班给疫苗粘贴标签。

    2006年山西省的流脑A+C疫苗的需求量,应在200万人份左右,必须集中在11、12月份使用,那么为这些疫苗粘贴标签的时段,只有8月底~9月初,这样才能保证11月份前,将疫苗分发到全省各地预防接种门诊。

    8月底9月初,疾病控制大楼楼道里的温度,白天应在30℃,夜间也有20℃,粘贴标签造成疫苗在这里长时间停放,少则4、5个小时、多则7、8个小时,也有可能某些疫苗或某盒疫苗高温停放一两天或两三天。

    流脑A+C疫苗的储藏要求是2~8度避光,夏秋季把疫苗长期停放在大楼楼道里,必然会造成疫苗降效、失效甚至个别疫苗发生变质。

    近年来,我国疫苗企业改进了疫苗的制备技术,由于接种引起的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已较少见。但是娇嫩的疫苗怎能经得起这样的“高温暴露”,从医学专家那里获悉,接种变质疫苗致病率极高!

    易文龙为了维护合法权益,向临汾市卫生局提出了接种异常反应鉴定申请,临汾市卫生局无力解答申请要求,于2007年12月上报山西省卫生厅,按照异常反应鉴定的有关规定,山西省卫生厅应在2008年3月向申请人反馈鉴定结果,但是至今没有任何反馈。

     2006年1月起,山西人民消费“高温暴露”的疫苗,不知有多少人接种了变质的疫苗,多少人遭遇了世华小姑娘一样的灾难。山西厅级高官李书凯、辛旭光及其栗文元、田建国,却利用这个害人的标签,垄断了山西疫苗市场,悄悄点着捞回来的钞票。

    易文龙先生决心要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为女儿讨一个公道,同时为受害群众开辟一条维权的路子。人民监督网将在第一时间进行跟踪报道。

 

    山西省委纪检委委员辛旭光充当副厅长李书凯的保护伞被人民监督网曝光后,人民监督网用同城特快专递向中央办公厅秘书局邮寄了相关报道,引起中央高度重视,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先后做出重要批示,指令中纪委成立独立调查组严查山西疫苗腐败厅级高官及其保护伞。

   人民监督网发起的反击山西疫苗腐败斗争,为人民群众普及了卫生法律知识,山西省人民群众开始觉醒。近期,人民监督网不断收到有关山西疫苗黑洞中受害百姓的来信。人民监督网记者及时展开调查采访,同时帮助、支持山西省受害群众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接种黑心疫苗出现生命危险

    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易文龙,现年38岁,他经营一个老易加油站,由于经营有方,加油站的顾客盈门,生意红红火火,妻子勤俭持家、相夫教子,膝下一儿一女乖巧听话,易文龙享受着“老婆孩子热炕头”一般的美好生活,在本地十里八乡惹人羡慕。女儿易世华(13岁)学习成绩优异,2006年考上了山西省临汾市新华中学,在43班读初一。

    但是,从2006年12月8日开始,老易的美好生活被一场噩梦化为乌有,那天上午,女儿学校的校医,在43班里给60余名学生,集体接种流脑A+C疫苗,学生们按要求交纳疫苗费和注射费。

    2006年12月10日,女儿易世华出现了严重的接种后不良反应,孩子的智力急剧下降,父母问东她答西、语无伦次。易文龙心急如焚,立即把女儿易世华,送到临汾市人民医院进行治疗,住院几天来,病情根本得不到控制,且日益严重。于是,遵照主治医生建议转省城大医院治疗,来到了山西省儿童医院治疗,住院十几天后,世华小姑娘一反常态,出现了狂躁、打人、骂人、没有食欲等严重的精神症状,省儿童医院的医生束手无策,给孩子的父母下达了病重通知书。

    易文龙面对女儿严重的病情,立即决定转院北京,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挽救女儿的生命,易文龙夫妻携病危的女儿,来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301总医院。该院的病床十分紧张,但因世华小姑娘的病情刻不容缓,医院决定立即收治,经神经内科专家们的会诊结论是,得了“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病情岌岌可危,随时可能与世永别。

    世华小姑娘在医生、护士的精心治疗和家人的呵护下,终于摆脱了死亡的威胁,病情有所好转。出院时,易文龙初步计算了一下,50多天共花去30万元,医疗费用近20万元,家人的生活、旅途、驻店等开支10万元左右。

    世华出院后不是从前的聪明、温顺、活泼的小姑娘,而是变得暴躁、孤僻,不定何时家里会被她摔打得一片狼迹。易文龙带女儿到301总医院复查时得知,这是“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的后遗症“继发性癫痫”!为了减轻女儿的后遗症,易文龙四处求医又花去了10余万元,努力至今也没有任何明显的效果。

    一年半来,女儿的怪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由于顾不上打里老易加油站,导致了月月亏损。精神、经济、生活等压力,压得老易透不过气来,老易叫天不灵、叫地不应,女儿的怪病成了老易一家不能摆脱的灾难。

    易文龙在想也在问,我们夫妻祖上几代都没有任何怪病,我的天真活泼的花季女儿怎能得了这样的怪病?

    医生们给了易文龙一个解答,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又称感染后脑脊髓炎预防接种后脑脊髓炎,可能由预防接种后,因免疫机能障碍引起中枢神经系统内的脱髓鞘疾病。近来,由于改进了疫苗的制备技术,本病已较少见。首次接种较再次接种的发生率明显为高,一般于接种后2~15天多见。

    易文龙在追踪这样一个疑问,学校那样多孩子,为什么只有我女儿得了病,年年都接种疫苗为什么只在今年得了这个病?

责任编辑:范光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

人民监督网 凤凰网 财新网 金融时报 纽约时报 北京青年报 联合早报 BBC 美国之音 Google 中国舆论监督网 中央纪委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